首頁 > 文學

                                        情海緣鄧小秋全文閱讀 情海緣是什么意思

                                        文學 02-27

                                          《情海緣》,八回,署名“江都鄧小秋”。鄧小秋,清末民初人,文作于民國時期,不過將《桃花影》加以刪改而成。因之逕刪過多,又無情節交代,比之原作不唯文辭更遜,并已不復貫通矣?,F存民國香港書局排印本、亞西亞書局石印本、新明書局排印本。情海緣鄧小秋全文閱讀,情海緣是什么意思?

                                          第一回初試云雨

                                          詞曰:

                                          鸞鳳喜葉成,鎮日無奈,暮暮朝朝,你貪我婪,歡樂正未艾。攜玉手,并香肩,無非情債。癡男癡女,偏說是情緣情愛。

                                          這一首詞。明明說男女歡樂,乃是情債。而世人偏偏看他不破,皆因女子具有一種最大魔力,使男子不知不覺墮入迷魂陣中。你看那容貌極其美的女子,乃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加之善于修飾,云鬢低垂、畫眉淡掃、凌波三寸、面似桃花。況且那女子的牝戶,軟得如棉,白得如玉,又豐潤又滑膩,又干而且緊,所以世界上的人,無論那一等的男子,沒一個不想那肚臍下的快活風流。就是女子也想要做這種勾當,受這種快活。

                                          閑言少敘。前清有一個風流佳話,真是情海中之奇緣,待在下慢慢的表來。此人姓程名耕生,祖居湖北省襄陽縣東門外。年方十九,父母早亡。只有男女兩個家人,男的喚做錢有;女的姓吳,名叫落花,年方二十一歲,性極好淫,善于嬉戲。隔壁有一家,系寡婦周大娘所居,只生一個女兒,并有一個義女,名叫情娥,是由使女認做為義女的。同一個老仆王常,在家度日,倒也有些清福。這程耕生年紀雖小,作事也尚老誠,祖上留下百萬家私,自幼豐衣足食,又生得面白如玉,唇紅如朱,神氣充足,清潔爽利。莫說男子中少有這樣俊俏,就是女人千個之中,也難選出一個。平時雖有幾個同窗朋友來往,卻不喜應酬,自己終在書房中攻書。因未娶妻,總想配一個美貌妻子,故平時常把《會真記》、《楊玉環外史》、《武則天如意君傳》細細玩看。

                                          是夜看至更深,因值四月天氣,似乎有些煩熱,走至前面院子。原想去風涼風涼,忽聽得錢有房中如魚吸水嘖嘖之聲,又聽得婦人哼哼的叫:“心肝親肉,我定要死了”。原來耕生于裙下之味尚未嘗過,當時聽了心中疑惑,便把一只眼睛望內一看。只見燈光明亮,落花仰臥在床上,錢有赤條條的立在床邊,提起落花兩腿,正在那里浪抽浪聳。耕生見了,似覺立身不祝又見錢有弄得真是有興,約有五百多抽,便伏在婦人身子上,一連親了幾個嘴,低低問道:“心肝乖肉,你肯把這件東西與我看一看么?”婦人把手在男的肩上打了一下,便罵一句:“臭賊頭,弄也讓你弄,怎的不讓你看?”錢有笑嘻嘻拿了燈,蹲在地下,看這牝戶。耕生在外面看不分明,但見黑漆漆的一撮毛兒。又見錢有看不多時,便把舌頭伸出舔那陰戶。婦人騷癢難當,只拿腰扭,忙坐起身來,令錢有抬起頭,不要舔了。錢有走了起來,把落花一只腳舉起,將那話兒盡根插入,用力狂抽。落花連聲大叫:“心肝嘎,為何今夜這般有趣味?”錢有道:“你自己叫句淫婦,我再與你弄爽利些。”婦人點頭,忙叫道:“淫婦,淫婦。”錢有便一聲抽了幾百抽,婦人哼得漸低了,只是吁吁喘氣。此時耕生禁不住欲火如焚,只把只手撫摩自己的那話。正欲再看,不覺咳嗽一聲,那錢有曉得是主人在外面,急忙起身,把火滅了。耕生再要聽時,已寂寂無聞了,只得走了進來。想起他二人淫欲之事,究竟不知其中之味如何,反來復去不能合眼。只到天明,方才昏昏睡去,到午后方起。至是似覺春心難過,見那落花尚有幾分姿色。況他不時送茶送水,落花故作嬌聲妖態,故此耕生以作暫時救急的意思。見錢有出外未回,落花捧水送來,耕生欲上前摟抱,又怕落花不肯,叫了起來,反是不好。誰知落花見了這粉團似的小官兒,恨不得一口水吞下肚去。

                                          一日,耕生故差那錢有下鄉收賬,耕生因天氣炎熱,在房內洗浴,便叫落花來擦背。那落花頭上插一朵鮮紅的玫瑰花,身上穿一件半新青灰羅衫,現出雪白的肩膊子,如嫩藕一般,與耕生擦背。耕生要想落花心動。把那話硬得如鐵,聳得高高的,似豎圍桿的。落花一見,不覺大驚。原來錢有的陽物不滿四寸,耕生的倒有六寸多長,因此又驚又喜。落花本是著的單裙,便把裙門扯起,又將兩腿故意放開,把幾根屄毛,從那裙子縫內,一條一條的露了出來。引得耕生性發如狂,使伸手一把抱住落花。落花也便與耕生親嘴,二人弄得如火熱似的,急忙走到床上。耕生依是叫落花橫臥,豎起小足,急把那話插將進去。未及五六抽,落花即笑聲吟吟,連叫快活不絕。原來龜頭已經直頂了花心,所以十分快活。耕生也因落花未曾生產,連聲叫道:“你這牝戶好緊好肥,實得是有趣的很。”只是耕生初赴陽臺,怎當得婦人淫性太重,那落花亂顛亂聳,故耕生止抽到二百余抽,即便泄了。耕生伏在落花身上,真是遍身酸麻,惟有落花欲心正盛,急得翻身趴了起來,把耕生那話含在口中,用口吞吐,用舌咂吮。不多一時,那話又硬將起來,耕生便把落花推倒,重新又來,連抽帶頂,往來約有幾百次。落花目張口閉,抱住耕生道:“真個快活殺了!”下面的淫水流了一地。耕生忙把帕子拭干了,又把那話插入,笑問道:“我比錢有如何?”婦人雙手抱了耕生的頸項,嬌音的說道:“他是個粗人,怎及得官人溫存有趣?雖則結親,二年以來,亦未有今日之快活。我的牝戶若不經過這妙東西,豈不虛度一生了?”說完,又把臀兒亂聳起來。耕生愛其言語伶俐,興致更高,于是把那話盡根送了入去。足足抽了兩個時辰。方才云收雨散。落花起身,方去整治晚飯。耕生走入廚房,向落花道:“你今晚就陪我吃飯罷。”

                                          耕生酒已吃多,是夜乘了酒興,更是情濃。落花也急急收拾完了,洗過了牝,又同耕生同睡,少不得重赴陽臺。落花道:“我們二人仄身弄一回罷。”耕生忙把兩手抱住落花頸項,落花也抱了耕生的背心,兩個把那話同那件東西湊合起來,仄身的抽送。耕生道:“這樣弄。不如你在底下弄得快活。”說完便扒上落花身上來,狂抽起來,二個丟了。因為他二人一個是初嘗滋味,自然的興高采烈;一個是幸竊新相知,也是春心更熾。自此耕生與落花二人時常交合,不能細敘。

                                          欲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贈物結歡

                                          且說周大娘年雖三十六歲,面貌卻生得似三十左右的人,守寡已經七載了,只因家財廣有,所以不肯改嫁。守住一女,名叫云英。平時與女兒同拈針線。因為與耕生鄰居,一日耕生在后園看花,周大娘在隔壁,窺見耕生生得真個美貌,低低喝采,不覺心動。此日落花正過來閑玩,乃邀入自己房中。房內鋪陳華美,真是不俗。落花把床上大紅綢紗被翻了一看,又把繡的一對鴛鴦枕看了一回,笑向大娘道:“如此香噴噴的被兒,可借大爺去世太早,大娘獨自享受。”周大娘嘆了一口氣,低頭不語。正在言話,只見一人輕移蓮步,娉娉婷婷走了進房。落花連忙見禮,舉目看時,但見他娥眉淡掃,粉頸輕勻,雙目清秀,上著淡青色衫子,下著湘妃裙,任憑畫工也描不出來。你說這個女子是誰?乃云英也。年方十五,尚未受聘。見了落花,:“怎不常來走走。”落花道:“只因家內乏人,不能時常來相親近。”三人又把閑話說了一回。落花見沒有什么正事,起身告別。

                                          周大娘一把拖住落花,忙喚情娥取酒進饌。落花連飲幾杯,作謝起身。周大娘送至后邊,悄悄說道:“相煩娘子過來,別無他話,因有一條白綾汗巾送與耕生相公,并有金耳環送于娘子,幸勿見卻。”落花接了,連稱多謝?;氐郊覂?,便把汗巾送于耕生。

                                          耕生愕然道:“男女之間不相通問,為問以汗巾見贈?”落花道:“我也猜不著周大娘是何意思?”耕生道:“想必是起了邪念了,但其年歲太大,奈何與我相配?”落花因得耳環之恩,欲與撮成好事,便極言大娘容貌之美,又聰明又溫柔,真真可愛。然耕生終以年紀不合,不放在心上。落花極欲報周大娘之惠,乃又向耕生言道:“相公常說要娶一位美貌如西子的作夫人,今周大娘之小姐。不是落花夸口,真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只怕西施還不能及他呢。相公如順了周大娘之意,得其歡心,這親事可以唾手而得。”平時耕生聞得他女兒貌美,久已垂涎,及聽落花之言,似覺有理,隨點頭道:“你替我作成此事,我日后決不忘你。請即約以中秋日相會。”落花便把此意告知周大娘。周大娘不勝之喜。

                                          不一日,中秋已到。是夜云凈。天空一個冰輪,異常皎潔。大娘設酒中庭,與女兒對飲。因有程生之約,推以風露甚涼,云英亦不敢再坐,回到自己房中安睡。既而,月轉西軒,玉漏將半,只聽得后門輕敲幾下。大娘悄悄起來,放了耕生進來。大娘低說道:“隔壁是小女臥室,幸勿揚言。”耕生在月光之下,已見大娘生得果好,不覺情興勃勃,遂即解衣摟抱上床。耕生伸手先把牝戶一摸,略有幾根細毛。那牝戶高高突起,好似饅頭一般,大娘欲心已久,陰水流得已濕。急把那話插了入去,狂弄起來。周大娘本是數年久曠,才經交合,便似有無限的快活,加之耕生陽物又大而長,塞滿了陰戶。大娘把屁股夾起,向前相迎。耕生又把龜頭直頂花心,一口氣便抽了五六百抽。弄得大娘閉了兩眼,口內只是哼哼不絕。既而笑道:“不料郎君如此的知趣,又生得有這般的妙東西,內里塞得滿滿的,真是沒一點余地,又酸又癢,使妾的魂靈兒俱已上九霄之外了,真是十分的快樂。”耕生見大娘情興甚隆,緊把他雙臀抱住,把自己那話又從前頭插入,大肆出入。又抽有五六百下,方才了事。唏唏喘笑,大娘忙以舌吐在耕生口內,兩人緊緊相抱。

                                          將至四鼓,披衣而起,是時月照紗窗,宛如白日,乃并肩坐于榻上。周大娘道:“妾寡居七年,頗能堅持操守,自見郎君之后,即不能自主,今幸叨陪枕席,欣慰奚如。請勿以妾為無冰清玉潔之心,而棄同土偶木梗也。”言時,又伸手摸入耕生褲內,那話又已堅鐵如桿。因笑道:“郎君身體溫文,何獨此物粗而且長,似此能不令人愛殺!”耕生心動,二人脫了小衣,又在榻上重整旗鼓,又戰起來。月光之下,照見大娘身體雪白,兩只酥乳滑潤如油。更把三寸金蓮豎起,紅鞋尖尖可愛,湊合之時,又緊而且干,甚覺不易入去,直至弄了良久,方有淫水流出。于是急即相抱,遂成久戰。耕生任意蕩弄,弄得大娘死去活來,淫聲大發。及至香汗透出,牡丹著露,則已漏下五更矣。急忙相送至后門,耕生回到自己家中,落花相照接入。耕生進到房中,就合衣倒床而睡,直至日中方才起來。至是常相來往,不必細細的說。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面定婚約

                                          且說云英年雖十五,性情尚是貞靜,第于花之晨,月之夕,則若有所思,其意蓋欲得一有才有貌的男兒,以作終身之配。忽一夜,聽得隔壁房中似有兩人腳步聲響,心下想道:“我母向來一人獨宿,何來怪異如此?”停了一回,又聽得帳鉤搖動之音。及側耳細聽,微聞笑語吟吟。又見隔壁程家使女落花時常過來,總是附耳低聲,心下不覺狐疑。

                                          是夜,把房門虛掩。合衣假睡。等至更余,果然后門開響。云英即便悄悄潛身出了房門,穿過前面,向隔壁房中窺看。只見榻上有一年少書生,與母親相抱在一處,便把身子閃于一旁,細看那生生得十分眉清目秀,極其美貌。暗自思道:“當時聽得人說程生相貌不凡,想必是此人不疑。又見二人脫衣解衫,那生腰間現出一件毛松松、頭粗根細、約有六七寸長的東西來。云英見了一眼,急忙回身就走。走不上幾步,卻又立住了腳,回頭看時,只見母親伸出玉手,捏摸那一件東西,看一回,弄一回,笑一回。捏了半個時辰,便仰睡在床上,把兩足向上豎起,那生就把那七寸長的東西,向母親小便的地方弄了入去,浪浪抽抽。母親也把下身搖搖擺擺,兩下不住的湊合。云英心想:“羞人答答,虧我母親做了出來!”正看得出神之時。不覺自己一陣熱烘烘的,從那小便的地方流了出來,弄得褲子濕得如同小解的一般。伸了手去一摸,卻是濕濃濃的淫水直冒。失笑道:“為何這件東西也會作起怪來?”又見他母親用手扳了少年的屁股尚在浪抽,口內只叫心肝的連連不絕。正是看得有興,忽聞后面腳步聲響,回頭一看,卻是情娥也來偷看。云英回身就走,叫了情娥到自己房內,問起原由。情娥一一的告訴,因笑道:“這事皆由落花做成,似如此的一個粉白兒畫皮郎君,年紀又小,文才又高,不要說大娘心喜,就是我也覺十分的愛他。只大姑娘四歲,理應該招贅入來,與姑娘作配,這才叫一雙兩好。怎么大娘只顧自己快活!”云英帶笑罵了一句“小淫婦”就靠在床上低頭不言,似覺小肚子下有一些酸癢,就倒在床土,合衣而臥。

                                          次日耕生起來,回到自家房中去睡。又過了幾日,有一天錢有因事出外,落花捧了茶進房,見耕生合衣睡在床上,看他的面目,白里又紅,好似兩朵桃花,伸手去摸那話,其硬如鐵。落花欲火如焚,忍耐不住,連忙脫了自己小衣,又同耕生卸了褲子,倒伏在他的身上,把牝戶套在那話之上,連連的研擦。耕生醒來,睜眼一看,笑道:“飯也沒吃,就作這一件事!”說完,就用兩手抱了落花的屁股,任那落花研擦。正在弄得快活,恰好隔壁大娘打發情娥送東西過來,見他二人如此,乃笑道:“其好嘎。”耕生聽得有人說話,掉頭一看,見是情娥,遂即抽身起來。情娥道:“家母叫奴送東西與相公的。”耕生笑把房門關上,再三求歡。情娥笑道:“相公尊重些,這個怎么使得!”口雖如此說,身子已爬上床睡倒了。耕生忙把情娥小衣脫了,推起兩腳,將那話在牝戶上門口一頂,就頂入一寸有多。你道為何如此容易?只因情娥早先在外,看得欲火正發,已有淫水流出,加之耕生剛同落花玩弄,那話又是濕溶溶的,所以入去自然容易。及再頂入寸余,情娥乃皺眉叫痛。玉莖將入及境,情娥不禁宛轉悲啼。直至抽弄半時,才能承受。既而事已,耕生問及云英,情娥便告夜來偷看之一切的情形,似乎他也動情。耕生聽了,便即哀求道:“小生所以結好于大娘者,原為云英。尚望小娘子好好把我的心事替我訴于云英,好事若成,永世不忘小娘子之大德。”情娥笑道:“乘間必為郎君挑引,設或西廂待月,切莫忘我紅娘也。言罷,起身回去,回復大娘,便走入繡房。見云英乃低低笑道:“今早大娘叫我送人參湯于程相公,那生開口便問姑娘生得如何,又說要與大娘求八字,然后央人作月老。你想那生癡也不癡。”云英喝了一聲說道:“賤丫頭,只管曉曉的說他則甚?”恰好大娘走了入來,問起原由,便笑道:“程郎其癡生也,我兒不必發怒。”云英也就默然不言。自是,大娘也不避那云英。與耕生時相來往。

                                          忽一日,大娘正在午睡,耕生乘此空兒,私入云英房內。云英一見,滿面發赤。耕生深作一揖道:“小生渴慕芳容,不止一日,今得幸逢小姐,足慰平生。”云英正色道:“君乃讀書人,必定知道理,今非親非故,入人閨閣,出言輕佻,豈正人君子之所為!”急得耕生連忙跪下道:“望求姐姐憐惜,即生即死,必當感激。”云英向耕生面上一啐,走避一旁。耕生討了一場無味,只得走了回來。自是之后,不覺神魂飄蕩,已入相思。

                                          忽一日,僵臥在床,情娥走入來。耕生即向情娥道:“為我致意大娘,偶因身子不快,不能過去相會,望祈恕我之罪。”情娥道:“大娘特使妾來問候,并有心上人信一封。”耕生接來念道:“日前辱臨,深荷垂青,其所以嚴詞拒絕,非寡情也。誠以人之多言,殊為可畏,事宜機密,出入宜慎。倘春光一泄,不獨郎君名譽有礙,即妾亦玷閨門,永無容身之地矣。近聞憂抱采薪,實由于妾,捫心生痛,修函特約。務即于今夕駕至敝園,面訂白首之盟。余容面敘,此候痊安。”

                                          耕生看完,喜之欲狂,其病恍然若失。復向情娥致謝道:“日前姑娘拒絕,使我心灰,數日以來,竟染重病,以為今生不能如愿。今見芳函,有如去病仙丹,足見娘子玉成之力。”情娥道:“他的口兒雖硬,心中實在愛你。故有此信,你快快的寫一個回信罷。”生道:“娘子好在不是外人,即煩娘子如瓶之口,歸去與姑娘言,小生今夜定當如命,決不有誤也。”情娥臨去又言道:“須待二更之后,待大娘睡了,我定接你入內,但是他年才十五,真乃含苞末發,須要十分憐惜,不可同前日對我那宗手段,使我痛了好幾天。”耕生點首含笑。正預備今夜赴約,忽有友人來約去辦一件要事,次日方回,竟失了云英之約。

                                          情娥走來,再三埋怨道:“相公說話如此失了信用,害人等了一夜。”耕生道:“此非小生之罪,因有朋友相約,以致失信。但不知今日可能相會否?”情娥道:“他恨你正深,此刻不能啟口。”耕生便摟抱于他求歡,情娥半推半就,仍然湊合起來。云雨之時,不似前番之緊,耕生大肆狂抽,弄了一會,方才罷止。耕生求情娥代為謝罪,并約以后會之期。情娥道:“俟有佳音,即為相告。但有一件,可以略解暫時之渴病,未知相公肯照行否?。”耕生道:“為姑娘即作牛馬,我也是心愿的,便求指示。”情娥道:“目下天時正熱,他必要洗浴,先是大娘,次及姑娘。到姑娘浴時,我來約你過去,看他一個飽。似此可以行否?”耕生道:“若得如此,感激不校”俄而紅日西下,玉兔東升。聽情娥咳了一句,即便挨身而入。此時大娘浴罷,自到房中去了。耕生伏住窗口偷看。只見滿盆的清水,那一個云英先把衣服脫下,現出那雪白的肩,好似白玉的一般。又見胸前那光滑滑的如蓮蓬的兩個乳頭,猩紅可愛。又看他把小衣卸下,但見一個小小的肚臍,那肚臍之下,兩腿之間,全無一根毛影。白白肥肥的隆起,生得雪白,當中現出一紅鮮鮮的縫兒,上露出一半。走至浴盆時,只見那兩塊的粉白肉,交互而動。既而浴罷,看他玉體輕酥,好似雪梨花帶著了雨,那雪白兩足,好似玉筍初萌,雖有畫工,也描不出來。耕生他在外看了一個飽,不覺那話硬了起來,恨不得走了入去,把他抱住,又恐冒昧誤事,乃悄悄回到自己家內,嘆一口氣道:“昨夜不是朋友來約,豈不是已與玉人相親了,真是好事多磨,卻非假言。”

                                          卻說周大娘因臥房與女兒貼近,嫌其不能暢快取樂,故先把衾枕鋪在花園之內,備下菜品果肴美酒。只見月影已斜,耕生預先得了情娥之言,此刻乃如約而至。就在西軒擺酒。人飲至半酣。大娘便走了過來,同耕生并肩而坐,一面飲酒,一面撫摸。調到情濃之時,就在椅子上面脫了小衣,耕生便把周大娘兩足拿至腰際,把牝戶對準那話,立在地下抽弄起來。情娥拿酒剛欲入內,只聽椅子亂響,抬頭一看,只見他兩個人正在那里云雨。鬧得十分高興之時,情娥回身說與云英道:“姑娘快去看一看。”云英道:“不要臉的東西,這樣勾當,看他做甚么。”口中雖如此說,卻被情娥一把拖到西軒。抬頭一望,只見大娘兩足交互擱在耕生背腰之上,小肚子下面淫水淌流,但聽卿卿之聲。云英望了一眼,回身就走,只是情娥十分難舍,伏在壁間,半日不動。忽然移步叫一句道:“要熱酒么?”大娘忽聽了有人叫喚,忙把耕生抱起說:“我的心肝嘎,天色已晚了,且停一會,留在被內去頑罷。”各自洗浴,相抱上床,乘了酒意,少不得又是一場云雨,曲盡綢繆。至夜半之時方收。

                                          耕生道:“我有一件事求你,不知允否?”大娘道:“任你天大的事,我也依你。”耕生道:“你的令媛,我欲求配婚姻,不知意下如何?”大娘道:“我也久有此心,其所以不敢啟口者,誠恐低門小戶,仰攀不起。今蒙見愛,這頭婚姻,一準依你。”耕生大喜,隨又緊緊相抱,又云雨了一次。

                                          不知以后如何,下回分解

                                          第四回緣結法源

                                          話說耕生有個朋友,姓刁,單名一個千字,與程生素有仇恨。周大娘有個族兄,名字叫孫定遠,平日總想占大娘的財產,又不得其便。今見程生與其嫂私下來往,不覺暗自心喜。忽刁千至,忙拱手將其中的細情敘說了一回,并言明自家要占財產的意思,將用何種妙計,方可到手,且須加害耕生,要何等的作法,方能斬草除根。刁千說:“依我之見,兄可約合族人,就在本縣具一公呈,告那程生霸占孀婦,陰謀家產,再找幾個心腹朋友,作為證人,縣官若準了呈詞,則程耕生之公權定然被奪,重則且必下獄,即令嫂亦必含羞自荊縱是不死,亦必然改嫁他人。到了那一個時候,天大的事,由兄為之,令嫂的家私,也在吾兄掌握之中了。”孫定遠聽了大喜,道:“若得吾兄如此幫忙。日后自然重謝于你。”刁千又道:“事不可太緩,速行為妙。”孫定遠連連答應。

                                          果然到了次日,依計而行。這里程宅家人在外打聽消息。忙報耕生知道,并言明本縣即時就要出票傳人了。耕生聽了,唬的面如土色。停了半晌,乃叫家人錢有道:“若到公堂,不惟有失局面,連那周氏母女。也要出頭露面。我想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如今不如連夜逃往漢口,再作區處。”即叫落花收拾行李,準備起身。

                                          將至黃昏之時,正欲過去與大娘分別,不料前后門有孫定遠下人把守,只得匆匆私自起身,一直便往漢口。原來,耕生有一個姑母住在漢口。這姑父姓高名叫春富,是個大商家。數年遠隔,末通音問,一旦相逢,十分欣喜,問道寒暄。春富急忙備酒相待,耕生道:“府上人多,不便叨擾,意欲找一冷靜地方,不知近處可有否?”春富道:“現有一尼庵,名叫法源寺,那當家的尼姑,法號叫做超塵,彼地房子甚多,又極其清凈,向來不太肯借人住宿。此回由老夫介紹,或者可望其應允。”耕生道:“既有此尼庵可以容身,即求姑父指引前去。”于是二人同出大門,來至法源寺,把竹扉扣了兩下,里內有人啟門。見是春富,即忙入去請當家師太出來。那超塵年紀已有三十多了,生得眉清目秀,一表非凡。相見寒溫已畢,便把耕生要借住宿的話,告訴了一遍。超塵滿口答應,春富道:“如此,程相公便可住在此處了。老夫事忙,不能久陪,少刻便使人送了行李來也。”說罷,起身作別而去。

                                          耕生閑步東西兩廂,忽見有一少尼從后面走過,年紀約在二十五六左右,耕生見了施禮道:“請問師父法號?”超塵道:“此乃師妹超凡。”遂與二尼重新入座,把閑話敘了一回,各自安寢。

                                          第二日,耕生獨坐無聊,走出外房。忽見西首松竹林內紙窗開處有一小尼,立在此處,一見耕生,將身隱避窗門背后。不料耕生已移步至前,施了一禮,說道:“仙姑請了。”那小尼在窗內回禮,并不開門相迎,年紀不過二九,貌美有如天仙,不可言喻。但見袈裟外罩,姿態秀美。那小尼憑立,若有所思。耕生笑道:“小生方到寶庵,末及奉拜,今日相見,正可大談玄妙,為何閉門不納?”小尼聽了半晌,方才啟門迎入。但見內中均是琴棋書畫,擺設清奇。耕生談次問及姓氏,小尼道:“拙號了緣。”二人談笑,直至日斜,方才回房,是夜不能成寐。

                                          到了次日,耕生坐坐立立均不安然,只望偷看了緣。方才走至殿角,見一個生尼姑,正與超塵交頭附耳。耕生便立住了足,閃在一旁。見他二人談一回,笑一回,十分得意。耕生忍不住便咳了一聲,超塵回頭一看,見是耕生,不覺面容失色,好似吃了一唬的樣子??茨悄峁玫哪昙o,大約也有四十上下,眉目粗大,鼻孔又尖,聲音又大,好似一個男子的情形。見了耕生,紙細的問了一回,倒也甚是和氣。耕生見他談得合式,只得退回自己房內。到了黃昏之后,自己把燈熄滅,上床安睡。仍是想那尼姑,年紀又小,生得又好,沒一點私邪,不知用個什么法兒,方可到手。想得反來復去,不能成寐。

                                          及至三更之時,忽聽得房門外有叩門聲音。耕生便低問:“你是那一個,夜深至此?”只聽有人低應道:“我是超凡。”耕生心下想道:“必是此尼熬不過了,特來尋我。雖然姿色平平,也略可以解愁應急。”便笑問道:“既然是仙姑到了此地,還是開門不開門咧?”只聽得外面又低聲言道:“但自由你。”耕生便連忙起來開了門,放他入來。耕生便用手向他身上一摸,自上至下,覺得尼姑上穿半截衣。下穿單裙,急把他的衣帶扣鈕一一解了,抱到床上。那尼通身滑膩如油的,肌又嫩,骨又香,耕生心下自喜。只錯認為一個破罐子,忙以玉莖插了入去,那知道嫩蕊含苞,似末曾經過風雨,以至玉莖不能直入內里。便把津液涂于那話之上,然后輕輕一弄。那尼又一閃,那話又往前一聳,超凡又是一閃。一聳一閃的弄了許久,方才入了寸余。又輕輕的聳,乃入去了一半。那尼不勝嬌悲宛轉,似不能容受的樣子。耕生弄的欲火正狂,也顧不得許多,只得用勁直揭,款款抽送。直至到了數百之外,方有陰津流出,于是那尼將其雙手緊緊相抱,耕生又接以朱唇,吐以舌尖。耕生又一口氣抽到一千外,那尼姑弄的四肢已是酥軟無力,耕生亦覺渾身已暢,一泄如注矣。那尼姑下了床,約以明夜再來奉陪,務乞相公守口如瓶,切莫走了風聲。耕生應允,閉了房門,尼姑便即悄悄而去。耕生獨自上床,心下思想道:“我看超凡年紀已有二十五六歲了,難道尚未弄過,況且身材短小,皮肉又嫩,與超凡毫不相同。”又想道:“若不是超凡,又有那一個呢?”左思右想,只得昏沉而睡。

                                          到了次日,天明起身,已見超凡掃地。耕生上前低言叫喚,超凡頭也不抬。耕生心下更疑昨夜之事,逕走至殿角,忽然想了緣起來,且去與他談一談。及至到了該處,只見門窗已是靜掩,只得返了回來。忽聽見后面笑聲不絕,急忙走出遠遠一看,只見前天所見的那個面生尼姑,正與超凡口對口,兩個緊緊相抱,在那里頑耍。不覺又氣又惱又好笑,因自忖道:“我昨日一見他的容貌,我就知他不是一個女尼,原來是一個男僧。既是超凡有了和尚,為何昨日又來找我?不若今夜躲在一旁,看他舉止,方才明白。”主意已定,待至黃昏之后,尼姑已入房,便去閃在房外,把紙窗用舌尖舔破,向內一望。只見一個尼姑,已變成了一個和尚,赤條條的渾身不有一根紗線,只見他的真是粗大,約有一尺多長。先是超凡臥在榻上,豎了二足起來,任那和尚狂抽大弄,足有一千五六百抽,弄得超凡死去活來的,口內只管什么皆叫。又見超塵在旁邊,呆了臉,看了一回,忍熬的沒奈何,急忙睡在榻上,先將陰戶用手撫弄。和尚見了,忍不住笑道:“你不必性急,我就要來與你止癢了。”無如超凡抱了不肯放手,又抽了他一回,超凡才自丟手,乃把和尚放開。和尚走至榻前,那和尚把身子伏在超塵的身上,把那話插入,故意不動。那超塵淫心正發,忙夾緊兩股迎合攏來。那和尚反把那話抽出,只是插入龜頭,慢慢的在牝戶口擦弄,急得那尼怪叫連聲,把手抱了和尚屁股,向懷內用力一聳,才把那話又聳了入去。和尚才把超塵兩足高高推起,一陣一陣的抽了五六百下。聞得抽送之聲卿呢的響。耕生看到此處,不覺自己欲火難禁,一時按捺不下,即抽身一面走,一面思想:“誰料出家之人,偏有如此的騷。”又想:“我今夜這般興致,在于何地發泄,不免走到了緣房中,與他去談談,那尚可以望梅止渴,且去看看,再作道理。”

                                          遂一口氣走至了緣房門口,但見房門仍是虛掩,便走人房中,見臺上燈尚未熄,只見羅懷已下,床上又空無人跡,不覺失望,只得回到自己房內,只見燈火已熄了,忽聽床上有人響動,忙問道:“是什么人在我房內”只聽暗中答道:“昨夜有約,何必再問?”耕生才知是了緣,遂揭開帳子,抱了了緣,脫個干凈。已自赤身仰臥,忙把那話插了入去,急忙抽弄。了緣笑音不住,略無畏怯之意。耕生弄了許久,欲火正熾。加之了緣年方一十六歲,那個牝戶生得又緊又小,自然津津有味。二人你貪我愛,足足弄了一個更次。耕生伏在了緣肚子上面。便又笑問他道:“你是真超凡,還是假超凡?”了緣帶笑說道:“機關既已破了,何必假作不知,故意取笑?”二人調得起勁,仍又把那話插了入去,弄了一回。耕生道:“庵內有一個假尼姑,究竟是什么人?”了緣道:“皆因佛門不正,你說他則甚!”忽聽雞鳴,二人乃相抱而臥。

                                          次日飯后,忽錢有自襄陽來。耕生問及事體如何,錢有說:“全虧本縣王大老爺一力照應,只把刁、孫二人審問一次,就把他原呈當堂扯毀,又把他二人各打了幾十板子,前晚小人起身時,又見縣里出了一張告示,不許妄生事端,毀壞他人之名譽。從此相公可以無事了。”耕生道:“周大娘可好,姑娘同情娥等目下情形如何了?”錢有道:“外面風浪平靜之后,他們很好。小人來時,叫我轉致相公,不必掛念,但望早日回鄉。”耕生道:“余不日就要到北京,大小捐個官兒,也好風光一風光。我正要你來照應,你不必回去。”錢有應允,也就在庵內尋了一個房間住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醉后被污

                                          卻說前清中葉言利之臣,賦稅煩苛,取于民無制,至于聚之無可聚,斂之無可斂。乃想了一個特別之法,只要有錢多官便捐得大。到了清朝末年之際,仕途更加混雜,無論是當忘八的,做龜頭的,只要出得幾萬銀子,也就是知府知縣的擺其味兒來。耕生本來有幾個臭銅,然而總算是有錢無勢,因此也染了這種捐官習氣,要到北京捐官謀差,預備夸耀鄉里。乃叫錢有備好行李,與了緣話別,即忙就道。

                                          水舟陸車,曉行夜住,不多幾日,果然到了北京。只見首都之地,真是氣象堂皇。與別處不同。入城之后,即忙找了一個寓所。

                                          房主姓曾名士閑,年紀已過了三十歲,家中卻百萬頃田產,生得身材偉大,為人甚是疏財仗義,常在外埠販賣貨物。夫人王氏系繼配。年方十八,姿色甚佳,只是曾士閑有一件毛病,不喜女色,最好男風。里中有個小童,生得清秀過人,士閑與他綢繆,極其恩愛,反把年青貌美的嬌妻放在一旁,使其獨睡。當日一見耕生,暗暗喝采道:“怎么捐宮的人,也有如此美色?”便令置酒相待,賓主對坐。飲酒之間,士閑十分趨奉,相勸殷殷。不覺夜深,席上士閑開口道:“匆匆不恭,殊為抱歉,改日再行恭請。”耕生答道:“弟與兄雖乃萍水相逢,已成知己。今已夜深,不能多飲。”說完席散。士閑不進房去,就秉燭坐下客座,因而想道:“我曾士閑平昔在這件上用功,也曾見了許多。那有今日席上程生如此之美貌。”又嘆道:“若是別人,尚可以弄得到手,若程生來此捐宮,家內必豪富,若把官捐成了,又有威勢,豈肯作那勾當?”忽又發憤道:“想我七尺之軀,遇了這種小事,就不能想法,豈不愧殺。又想了一回,忽然笑道:“是了,是了,我想那生年少,必然好的美色,不如以美人計誘之,事必妥矣。倘若僥幸得成,那程生縱然大發其怒,不肯饒我,便舍身也可,傾家也可,有什么怕呢!”便鼓掌大笑,立飲了幾杯而睡。

                                          次日,耕生換了一套新式衣服,帶了家人錢有出外散步。來到那熱圍之處,不覺日已西斜,乃回至寓所。曾士閑已立在門前相迎,一直陪入后室,忙捧一杯清茶奉敬。停了一回,又走出幾個仆婦,排開桌椅,羅列珍肴,布置已好。曾士閑道:“你我既為知己,今日對酌,不如設在內書房,頗甚清雅。”那些仆婦應了一聲,連忙移去。又停了一回,又出來道:“酒已完備了,請相公們入去坐席。”曾士閑笑吟吟的忙把耕生邀入。只見珍肴擺列。耕生道:“昨夜已承厚款,今日如何又要費事?”曾士閑笑容可掬,滿面的春風。道:“程君文才高廣,如今捐資入官,定必青云直上。但恐高官之后,不肯再賞光來舍。”耕生聽了士閑這幾句迷湯的話,不覺滿面堆笑,滿酌玉杯,一連飲十幾杯。既而夜以繼日,又秉起燭來。猜枚行令,又一連吃了二三十杯,竟酣然大醉。重頭輕足,坐立不住,跌倒桌上,昏迷而睡,推也推不動。士閑便叫幾個婦女,抬入上房而去。

                                          士閑隨后而入,移燈照時,只見程生兩頰暈紅如胭脂點染,乃叫婢女等出去。自己上床,把耕生小衣脫下,現出兩股,雪白似玉。士閑止不住欲火如焚,忙把自己褲子脫下,將津液涂抹肛門口,以那話款款掀入。耕生便把身子一閃,又弄了一會,方入一寸多。幸而陽具不甚肥大,又值耕生大醉,不知疼痛,所以聳動移時,漫漫入盡,遂急急提抽數百之外。士閑自覺心醉神移,一生所遇未有如此次之快活。又緩緩的往來抽送,是有一千之外,方才泄了。為耕生揩抹干凈,仍把小衣與他穿好,連忙去到內房,笑向王氏道:“今日得此,平生愿足。但所商量之美人計,還望賢妻不能反悔。”王氏道:“平日把我視如陌路之人,今日弄出了事,就來賢妻賢妻的叫起來了。且美人計是你酒后亂言,豈可相從!”士閑再三懇求。王氏笑道:“你自己作的事。你自己去了,那有將妻與人償債之理。”一頭笑,一頭走出去了。

                                          王氏自嘆道:“只因房事稀少。久已渴望這事。耕生初入來時,我已在屏后見了,知他是一個美貌少年。叫人怎不心動呢?”所以不太推卻,依了丈夫之言而行。王氏來到書房,只見燈火已要滅,耕生尚在夢中。王氏在一旁照應于他,十分小心。又半晌,耕生起來,似乎后面有些疼痛,自知被人污弄,不覺火心直冒,正欲起身根究。王氏便把茶送上。只見是一個年青女人,雅俏異常在旁,便回嗔作喜道:“你是何人,卻在此處?”王氏道:“拙夫曾士閑,吾乃其妻也。”耕生兩目直豎,咬牙切齒道:“我乃世代官宦,膽敢誘醉污辱,明日與他說理!”王氏一旁再三相勸道:“拙夫只因醉后冒誤犯,自知有罪,特命妾來肉袒,萬乞恕他之過。”耕生聽他嬌音滴滴,加之醉眼看那王氏,更覺美貌非常,不覺心動,便一把摟了。王氏也不推卻。郎便解衣上床,耕生便把那話輕輕的一頂,順了淫水,便溜進去了一些些。王氏雖不是處女,只因士閑久末耕耘,故而又緊。王氏便連叫輕些兒,口里雖這般說,反倒有湊上來之意。耕生又把那話一頂,也就一齊伸了進去。王氏叫句呵嘎,閉了眼睛,咬牙切齒,任他弄去。耕生也似乎覺他這乳戶緊小,所以里面塞得滿滿的,且王氏欲火熬得不了,所以里頭又是熱得如火。加之耕生那話向來又是粗大,酒醉之后,淫性更狂,那話猶如鐵棍相似,便拔也拔不出來。頂了許久,淫水流出,乃似松了一些。于是使力抽了一千余下之多,王氏也連丟了二次,忽失笑道:“我不勝其任矣,風狂郎饒了我罷。”耕生拔了出來,低首一看,只見黑毛松松,淫水液液,不覺興起,又掀了金蓮,忙把那話插了入內,來來往往,倍加狂急。王氏抱了耕生道:“如此,可以消拙夫之罪否?”耕生笑道:“弱小嬌軀,任我狂弄,應看卿面,姑諒其罪。”戰罷。天已大明。二人就交股而眠,中午方起,仍與士閑交好如初,似未有此事一般。

                                          一日,士閑向耕生道:“刻下我要出外作生意,你我既已至好,若不充嫌,就住在舍下。”復向王氏分付了幾句,便昂然而去。是夜,耕生就到后庭王氏房內住宿,如同夫妻,百般恩愛。耕生笑道:“卿家之夫酷好男風,與卿房中之事必然冷落,不知遙遙長夜,也曾動心事否?”王氏道:“人生之不能少者,惟在衣食,若事何足動心?”耕生道:“如此看來,小生今夜仍是到外床去睡,如何?”王氏笑道:“君之千金玉體,尚且被拙夫弄了,何況妾乃桃李之質,豈能畏懼狂蜂,逃脫枕席,而令郎君一人孤宿呢?”說時,二人俱鼓掌大笑。即挽手共入香房就榻。只見明月入照,王氏粉白玉體,與雪美人一般,乃以那話插入,足足抽了一千多下。耕生動了后庭花之念,急令王氏翻身向席,將其屁股聳得高高的,好在耕生那話剛在牝戶拔出,是滑溜溜的,也不用口沫,急從肛門口弄了入去,直頂至沒根,又抽了一千多抽。把那王氏弄得聲微氣喘,嘻嘻的笑道:“郎君如此顛狂,豈不害人的性命么?”耕生道:“卿若死了,我也不能活。”言完,又翻過身來,伏在胸前,把那話又行插入牝戶。既而力盡,便一泄如注。自此,耕生一面日與王氏同作房中之樂,一面又使人運動作官之事。

                                          欲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回守節自盡

                                          卻說周大娘自從聽得孫定遠叫人把前后門緊緊圍守,要去知事衙門審問,猶怕拋頭露面現丑,心下十分煩悶,要與耕生相商,又不得出,日夕驚懼,與女兒云英相向而泣。云英道:“都是孩兒一封信寫壞了事,致累了母親。”周大娘道:“還是我自己不好。所以才有今日。”正在怨恨之時,忽見情娥說道:“外面紛紛的說,隔壁程家門已封鎖,乘了夜晚,已經逃走了。”云英聽了這個消息,現了不悅之色,便嘆了一口氣道:“程郎真太薄幸之人,既要逃走,如何信都通不得一個么?”情娥道:“耕生聽出了此項是非,論理也該避嫌,況且左右耳目又多,怎好通信?不要錯怪了人。”又過了幾天,聽得縣里已責打定遠,方才放心。

                                          卻說定遠自打敗了官司,甚不高興。忽刁千從外面走來道:“這一個瘟官,把吾兄之事弄壞,吾兄未必從此就罷了不成?”定遠道:“也無有什么好計來使,我想這不長進的侄女,要把他嫁了出去,然后再同老淫婦算帳,你道此計如何?”刁千拍手大笑道:“妙極了,妙極了,若不把令侄女嫁了出去,只他程耕生捐了官回來,仍然走動。不如嫁了出去。倒省是非。近聞敞族刁利貞兒子失妻,急欲娶一位,不如老兄主婚。小弟作月老,成了這一頭姻事,不知意下如何?”定遠道:“老兄之言。甚是有理,只是聘金等項,均要送至敝處。行禮之后,就擇日成親,急速請兄就去,小弟立等回音。”只見刁千去了約有數時辰之久,就走回來說道:“小弟去到刁利貞家中,提起這頭親事,一口允諾,道后日就是黃道吉日,于今只要行聘,老兄此地亦要預備。”定遠也回了些禮物,話不多說。

                                          又過了一日,那定遠便叫了王常分付道:“你家姑娘,我已作主許了刁利貞之子刁臭須,日前已經行聘,只在本月十五就要過門了,你可回去與其說明。與其在家私下同人來往,倒不如早日分明嫁了出去,也是一樁好事。須知不是我作叔叔的又要害他。”王常得了這一個消息,三腳兩步,急忙回去報告周大娘。大娘聽了氣得手足冰冷,把定遠萬烏龜千忘八的一頭罵,一頭的大哭起來。足足哭了一個時辰,乃向云英道:“你看這事如何得了?”云英亦淚下如雨,鳴咽不能出聲。情娥道:“假使隔壁錢有在家,還可以與他商酌。”大娘道:“就是程生在家,也無有什么法兒,錢有更沒有用處。”

                                          云英哭了一回,又言道:“此事女兒拼命也不相從!”既而入房大哭,向情娥道:“我的心事,只有你知道。自從與程生一見,便把終身托他。不料天不從人愿,頓生禍變,豈惟婚姻不諧,竟使不能相見!其所以忍恥而偷生者,尚欲與程生一見耳。今又如此,料想再不能逃遁,然薄命之人,死亦無恨。所恨者,惟與程生前后相見之時,再三堅拒。不肯順從其意。此心耿耿,時時于心不安。要煩你日后代為轉告。”情娥再三的勸道:“姑娘不必煩悶,且再從容幾日。慢慢的從長計議。”

                                          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相隔婚期,只有一日了。云英道:“如今一死,遲之不得了,只是我死之后,你可小心侍奉大娘去罷,大娘當個親生之大娘,自然看待你與我一般。我雖死了,亦瞑目矣。若程生回來。我叮嚀你的話,你可一一告知。”情娥只是點頭。云英又命情娥向大娘叩頭,口內言道:“從今以后,情娥便改口叫大娘為母親罷,母親也不必掛念女兒。”大娘哭得淚人一般,不能回答一言,遂抱頭向看而泣。云英硬了心腸,一人獨自出門,將身投入襄陽河內。

                                          不知云英性命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第七回珠還合浦

                                          且不說投河之事。再說耕生走了某堂的路子,花了一些銀錢,竟已選了安徽省太平縣實任知縣。王氏不勝之喜,王氏道:“如今已是貴人了,到任之時,水則乘舟,陸則坐車,不知郎君可會記念妾身否?”耕生道:“芳卿不必憂心,俟鄙人一到敝郡,便知分曉。”耕生又一連住了幾天,只是上任期限已近。遂與王氏灑淚而別。在路上不分日夜,趕至漢口,還不見姑父,獨自走到尼庵,再與了緣相會。原來了緣自從耕生上京以后,便把頭發蓄了起來,末及一年,已有三尺多長,梳起烏云小髻,宛似一個絕色佳人。及聞耕生得了安徽太平知縣,每日巧梳新妝,時時盼他來到。忽見錢有報說程爺來了。忙同了超塵出門迎接,耕生一見,又驚又喜,道:“誰想卿之青絲一蓄,豐姿更美,大與早先不同。”連忙攜手入席,細表衷曲了緣道:“自從郎君別后,不見一封書信到來,使我心中掛念。”耕生道:“你我如今相逢,正在十一分美滿,已往之別愁離恨,何必提了起來。”說完,走近身旁,用手摸了他乳,粉面相偎相愛,做合一堆。正是調得情濃,遂把了緣推倒,捧起金蓮,急以那話插了入去,一來一往,一抽一送,約有五六百抽,那淫水流出,濕了一席。乃以絹巾揩了一遍,了緣急忙伸右邊的一只玉手,將程生那話一把拿住,重新塞入牝中。上面一聳,下面一挺,一頓狂抽,抽了一千多下,方才各自丟了一次。耕生又以一只手襯在了緣頸子下面,又以一只腿置在了緣大腿之上,二人側面相抱而臥。

                                          到了次日早上,吃了一頓飯,就與了緣作別。了緣一手扯了衣襟道:“郎君一走,正要使奴掛念,還要一人受盡孤凄況味,望郎約了一定之期,等奴一心好守。”耕生道:“愛卿不必掛心,你我雖一時私行,豈可一生到老就如此草草,一俟我回家后。便當擇一個黃道吉日,派人來此相迎,務望如期而至,以便成親之后,一同去到任所。”言訖,又向二人稱謝,遂帶了錢有,即日下船,順風掛帆,直至樊城河口。過河上岸,叫了一乘大轎,一路抬到門口。次日,就在門前豎了一根大旗桿,旗上寫了一行字,是安徽太平縣實缺知縣。那些遠親近鄰,一齊多來贈送貨禮,登門求見,真個一時顯耀。只是耕生想衣錦回鄉,與一個美人云英成親,那曉得中途禍起。一場好事,竟至成了一個空。周大娘深悔前事,又見女兒云英投河自盡,一時忿極,故戒酒除葷,終日燒香,一意的看經念佛。耕生見此情形,不覺凄慘切齒,乃親到縣里具一張詞呈,要求追究孫定遠、刁千等。知縣欣然允諾,登時掣了四根火牌簽,遂把定遠、刁千等一齊拘到,打了三十大毛板子,丟于監中。此時錢塘縣六房書吏,以至皂錄人等,前來相迎。耕生忙叫了大號的坐船整備聘禮,著了錢有夫妻,喚齊眾人女殯,前往漢口法源尼庵迎娶夫人。

                                          過了多日,只見超塵等送到。當晚正是黃道吉曰,大吹大擂,安排接親。忽叫落花去邀周大娘,連去幾次,只是推卻。原來周大娘自從念佛吃素之后,足不出房。又因云英死于非命,直鬧得半夜,方才就寢床上云心下十分煩惱,怎肯赴席?耕生心下不安,只得整備一桌素菜,叫人送了過去。到了黃昏之時,便請了緣拜了天地,迎入洞房,同拜花燭,飲過了合巹酒,直鬧得半夜,方才就寢。床上云雨之事,倍覺興隆之至,不必紙說。

                                          過了幾日,便要赴任,乃令家眷登舟。隨后自亦開船。由大江順流而下,過了九江而抵安慶。復登陸向太平而發。不消幾日,果然已抵太平,少不得參見上司,檢點獄囚,以至投文放告,悉照前任規式。只是不要一文錢,以寬愛為主。其時寧國府知府姓何名叫濟普,是金陵人氏,深愛程耕生年少才高,又能熟悉吏事,所以府內有仕么疑難案件。就批在太平縣審問辦理。耕生辦事如神,無論什么扭直是非,皆能搜情抉隱,當堂判決。凡太平縣里申報各種公事文件,何府莫不事事稱善。在任所余,政平訟理,四民愛戴。只是心下念念云英投河之死,心甚不安。

                                          忽有一日,耳可府里各了一席酒,單請耕生一人。在后花園對坐而飲,談古論今,飲至半酣,耕生胸中韜略,大是非凡,問府滿心大喜,曉得耕生尚無正室。今見其文才出眾,即欲招之為婿。耕生此時尚不知何府之意,便以不能多飲為辭,起身告別。次日,忽報府內有個蔣師爺來拜。耕生慌忙出迎入內,蔣師爺道:“東何府有一愛女,欲招老兄為婿,何府尊與我乃是姻親,昨日飲宴談,甚為欽佩老兄之才學,今特叫小弟前來為媒,幸勿推卻。”耕生道:“小弟職分甚校豈敢仰攀!況有一件苦衷,不能從命,務乞先生回享太尊,代為小弟善為說辭。”蔣師書再三盤問什么苦衷,耕生便不隱瞞,即把云英之事略敘始末。蔣君道:“既是如此。弟也不便多言,容回告太尊,再當請教。”言完,起身作別。

                                          耕生早堂事完,門子走入報說蔣師爺來到,耕生迎了入來,蔣師爺道:“小弟頃將前事說知,何府大有不悅之色,只怕這頭親事,老兄不必固卻,且敝親既屬府治,老兄凡事尚要求他照應,設或堅不肯從,只恐日后多有不便之處。尚求足下三思,免至將來后悔。”耕生沉吟半晌,徐徐答道:“既承先生見愛。諄諄相勸。小弟敢不曲從,只怕寒門禮路不通。屆時務乞包容?,F有金釵薄禮,尚望借重鼎言,免其見罪。”蔣師爺道:“如此,我便去復命了。”說完便告別起身,回至府內,告知太尊,便擇了一個吉日行聘。

                                          又過了不多幾日,又是迎親日子已到了,兩下都在本任上作事,自然格外的熱鬧。那何小姐鳳冠霞帳,有如天仙,夫妻二人交拜之后,請出了緣見禮。及入洞房,坐床合巹諸事已完,便令眾人一齊散去。二人花燭之下,卸了珠冠,把那何小姐一看,原來就是投河那個周云英。耕生一見,不覺心中大喜,細細問道:“下官聽得小姐守節投河而死,無日不痛限于心,所以蔣師爺來作伐,要下官去何府招親。下官所以推卻幾次,不肯允從。誰想夫人也作了千金小姐,不知投河之后,何以出險、為何又與何府尹相遇?”云英道:“自被定遠強許刁府婚姻,恐被其污站清白,故投入河中,流了一二十里。恰值問老爺大人到任,經泊在此,幸船上之人。見了妾身,便七手八腳。把我撈救。夫人問起因由,妾一一訴陳始末。原來伺老爺年已六旬,并無子息,故此把妾身認為義女。自從到任之后。十分看待,猶如親生女一般。及君作宰到此,每日申文到府,何府退入私衙,與夫人再三稱許郎君之才學。奴也知是郎君,苦于害羞,不敢直言,乃私向夫人享明一切。夫人乃與師爺商酌招君為婿。其不先為說破者,何府欲試郎君之義氣何如也。茲聞君再三推卻。甚為眷念不忘之情。”耕生道:“如今良姻已就,卿由千辛萬苦而來,皆下官之罪。既感卿之多清,又受何公大德,自然沒世不忘。”云英道:“君回故里時,不知我之母親平安否?情妹妹他可好么?”耕生也就涉訟情由,大娘看破紅塵吃素念經,及情娥甚是孝心。說了一回,說完又道:“今玉漏將荊天已不早。休把良辰壺度了。”云英道:“夫婦之情原不在乎枕席,羞答答的,乞君見諒罷。”耕生道:“下官只因夫人,三年以來,害得神魂顛倒,七死八活的。今喜從天降,合浦珠還,我已頃刻堆挨,何必故為推卻?”云英又笑道:“若是今夜真是一個嬌滴滴的何小姐,只怕又把云英丟在九霄云外太平洋中去了。”耕生急得跪下道:“下官為夫人一片真心,可以憑得天地鬼神的。夫人如何這等相疑,不能相諒!”云英道:“既是真心,為何有了美妾,設或不念,豈不有了一百個了。”耕生又連忙道:“下官知罪,還乞寬耍”云英忍笑不住,一把拖起道:“妾也不是妒婦,君何必作此懼怕之狀!”

                                          耕生便用手抱腰,忙扶上繡榻,解衣之際,燭火明亮,只見他身體雪白如玉,并無一根毫毛。及至下身地方,柔滑豐肥,其香如蘭。此時耕生神魂已失,忍耐不住自己把那話插去。那知嬌蕊含苞,不能直入,只得下力一頂,頂進一寸有多入去。云英只是叫痛,只管把下嘴唇咬了,弄得鬢發多松亂了。耕生見他如此,又是憐愛,急忙啟開他兩股,卻又不住的緩緩頂入。已覺得牝戶緊仄,妙不可言,既又緩緩的抽至一二百下,云英已是有些快活,已自掙出一身汗來,那淫水源源流出,其力已竭,口中發喘道:“郎君,我支持不住,暫且饒了罷。”耕生亦覺渾身酸麻,已一泄如注。取出絹帛視之,只見猩紅亂點,遂秘而藏之。自是耕生擁了一妻一妾。日夜快樂,不必細表。

                                          欲知以后如何,且待下回再說。

                                          第八回人間艷福

                                          卻說耕生得了太平縣實缺的知縣,一任做了好幾年,自是告老罷任回家,絕口不言朝事。因以家內后面隙地,喚了許多工匠造了書房,并添造些屋宇,又堆石為山,引水為池,遍栽花木。新造好的房子,便將了緣遷入。是夜就不到云英房內,連忙攙了緣上床。了緣忙把衣服脫去,現出那香噴噴暖烘烘這件寶貝來,急急湊近抱祝二人親了幾個嘴,耕生伸手去摸那陰戶,潺潺的流出許多水來。耕生把了緣推倒,提了那七寸長二寸粗的那話,插了入去。了緣哼了一聲,似乎塞得滿滿的,身子已是酥麻了。耕生一抽一項,足足頂了百十多頂,復抽出來,在牝戶門口一拽一拽。了緣閉著眼,只管哼哼叫心肝,下面那屄口的淫水,猶如閘子開閘,水直流了出來。耕生又復狂抽數百,仍然伏在他身上,口對口親了幾個嘴。了緣道:“乖肉,你吃住我的舌頭,兩手拈住我的兩個乳頭,下面將龜頭頂住我的花心,再用力抽送,我便受用死了,死了不怨你。”耕生依然含了舌頭,拈了乳頭,那話且頂且抽在花心上,千揉萬擦,弄得了緣心肝親肉大聲的叫,也不管外面有人無人,再向床上一看,那淫水已透濕了褥子,似撒了尿一般。兩個相抱,一直睡至天明,慢慢的方才起身。

                                          忽侍兒來說,門上有一個曾士閑來拜。耕生命開了中門迎入。二人各道別情。忽外面人聲鼎沸,士閑道:“小妾至矣。”只見跟了童仆使女一二十人,以及箱自各物累累。耕生駭然道:“豈非吾兄欲喬遷至敝處么?’士閑道:“不是,小弟性好男風,不愛女子,因為女子乃是世上不潔凈之物,且從前冒犯足下,至今抱悔無地,與其使小妾在舍孤凄獨宿,不如早送些于足下,備執箕巾,反是兩全其美。”耕生道:“仁兄主意既定,小弟亦不能有負盛意。只是老兄不妨在舍下多住幾日,再行回去不遲。”士閑道:“只怕不能從命了,舟子已在江干侍候,今夜就要告別。”耕生又道:“今夫人在內,可要一別否?”士閑搖首說不必,便浩然而去。

                                          耕生回身入房,與王氏相見。別了一二年,少不得敘談別后之衷曲。只因王氏年紀更大,雖是后來,反做了第二位的夫人。云英為第一位夫人,不必多說了。

                                          光陰迅速,不覺又到了八月中秋之期。三位夫人打扮得有如天仙一般,美不可言。下旁又跟了美婢一二十個,一齊同到園中赴宴賞月。耕生把盞在手中笑道:“今晚這般明月,不如與三位夫人就在亭臺之內,做一個鴛鴦大會,一同取樂,未知可否?”王氏帶了八分酒意,斜視耕生,便靠在耕生身上道:“好倒好,只是不成意思兒。”了緣道:“你我總是一體,又有何妨!”因此就在亭臺之上,鋪設長枕大被,作了一個鴛鴦大會。急忙的除去釵環衣服,那六條玉臂粉身,好似嫩藕一般。耕生笑吟吟的睡在中間,那一根七寸長又肥又大的那話,昂然直豎,分不開五六只尖尖玉手爭來捧弄。先令王氏仰面睡下,連忙跨上了他身,那話直抵花心。那王氏口內咿咿啞啞,只是叫道快活。耕生一手伸去摸了緣的牝戶,又把頭頸倒在一邊,與云英親嘴。云英同了緣兩個,各人推起王氏一只雪白的腿,等耕生一連抽了一千多抽。了緣被耕生指頭摳進陰門,不覺淫水流出,就把王氏掀了,拉住了緣。了緣此刻欲火如焚,雖盡根頂入,只不能止癢。急忙翻身抱了耕生,把那話套入牝戶,用力自己來擦。王氏指住了緣笑道:“好不識羞,方才笑人,為何此刻自己又是一般。”了緣也不回言,只是狠命的一套一套,不管搗壞了花心。耕生似乎精力已足,就翻起身來,一頓大抽,抽到了一千四五百,精液一泄,那話就如醉翁,東歪西倒,不能堅硬。耕生笑向云英道:“不能與夫人對里,如何?”云英道:“硬的既無,軟的亦可以用得。”耕生連忙仰臥,云英也似了緣,伏在耕生身上,說道:“你的這個物件雖軟,我能設法插入去。”乃把耕生那話用手塞入,套上之后,不能大抽,只可在上面挨弄。耕生道:“如何了”云英道:“郎君這一件妙物,真真有趣。硬時花心頂得快活,軟時則擦得牝戶內兩旁癢酥酥的快活。”耕生道:“虧得有此救卿的急火,不然豈不煞得不了!”云英也不回言,只管在上面挨擦。不多一時,也都住了。四個人遂擁抱而臥。自是在家朝朝快活,夜夜合歡,一言不荊忽一日,周大娘因病去世。耕生、云英為之營喪舉哀七七四十九日,每七均僧道來開壇念經,揀了一個吉日,就安葬好了。情娥伏侍大娘如親生女兒一般。云英道:“妾與君結好百年,皆情娥妹妹之力,況妾之所以能保全節操者,皆由情娥妹玉成之力,若無情娥妹,則家母孤苦伶仃,妾亦不能安心也。”耕生道:“夫人不必說,我也要安排此事的,向之不做者,恐令堂無人向侍奉,故而遷延至今?,F在當把他收為第四位夫人。”云英道:“妾當往后面收拾新房,為君花燭之用。”言完,去后面布置一切。到了夜晚,耕生就在情娥房中住了。云雨之時,耕生摸了情娥的肚皮,凸起來了。耕生不覺驚異道:“不知有幾個月了?”情娥道:“有四五個月了。”原來情娥雖末到程家里,仍是時常相見,前四五月間,情娥月經甫凈,耕生到那里,曾與之交合,已不知有了身孕,因周大娘病,耕生雖時常過來問病,也沒得空兒做這些勾當,故耕生此時心喜異常。又見腹大而圓,不覺欲火已動,連忙把那話插了入去,又愛惜情娥的肚肉之物,就把兩手在床上,把自己身子撐起,往來抽送。情娥是有孕的人,很覺有點吃力,氣吁吁的亂喘。耕生隨也丟了。后來情娥臨盆,竟生了一個兒子。云英生了一男一女,王氏生了一女,了緣生了一男。幾個兒子后來俱作了官。

                                          正是:

                                          云雨巫山夢,朝朝暮暮連

                                          兒孫皆富貴,福壽喜纏綿

                                          說明

                                          《情海緣》,八回,署名“江都鄧小秋”。鄧小秋,清末民初人,文作于民國時期,不過將《桃花影》加以刪改而成。因之逕刪過多,又無情節交代,比之原作不唯文辭更遜,并已不復貫通矣?,F存民國香港書局排印本、亞西亞書局石印本、新明書局排印本。

                                          篇二 : 那海情緣

                                          風瀟瀟

                                          在海里吹

                                          蔚藍海

                                          那汪洋水

                                          此刻的心

                                          總是千萬種思緒(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望海的前景

                                          漫漫前路不停去追

                                          人生活在天地間

                                          多少青春伴隨

                                          莫要留下太多感嘆

                                          莫要令自己去后悔

                                          曾經努力拼搏過

                                          創造人生多點機會

                                          好珍惜機緣一回

                                          別讓自己是誰

                                          篇三 : 情海緣

                                          第一回初試云雨

                                          第二回贈物結歡

                                          第三回面定婚約

                                          第四回緣結法源

                                          第五回醉后被污

                                          第六回守節自盡

                                          第七回珠還合浦

                                          第八回人間艷福

                                          說明

                                          第一回初試云雨

                                          詞曰:

                                          鸞鳳喜葉成,鎮日無奈,暮暮朝朝,你貪我婪,歡樂正未艾。攜玉手,并香肩,無非情債。癡男癡女,偏說是情緣情愛。

                                          這一首詞。明明說男女歡樂,乃是情債。而世人偏偏看他不破,皆因女子具有一種最大魔力,使男子不知不覺墮入迷魂陣中。你看那容貌極其美的女子,乃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加之善于修飾,云鬢低垂、畫眉淡掃、凌波三寸、面似桃花。況且那女子的牝戶,軟得如棉,白得如玉,又豐潤又滑膩,又干而且緊,所以世界上的人,無論那一等的男子,沒一個不想那肚臍下的快活風流。就是女子也想要做這種勾當,受這種快活。

                                          閑言少敘。前清有一個風流佳話,真是情海中之奇緣,待在下慢慢的表來。此人姓程名耕生,祖居湖北省襄陽縣東門外。年方十九,父母早亡。只有男女兩個家人,男的喚做錢有;女的姓吳,名叫落花,年方二十一歲,性極好淫,善于嬉戲。隔壁有一家,系寡婦周大娘所居,只生一個女兒,并有一個義女,名叫情娥,是由使女認做為義女的。同一個老仆王常,在家度日,倒也有些清福。這程耕生年紀雖小,作事也尚老誠,祖上留下百萬家私,自幼豐衣足食,又生得面白如玉,唇紅如朱,神氣充足,清潔爽利。莫說男子中少有這樣俊俏,就是女人千個之中,也難選出一個。平時雖有幾個同窗朋友來往,卻不喜應酬,自己終在書房中攻書。因未娶妻,總想配一個美貌妻子,故平時常把《會真記》、《楊玉環外史》、《武則天如意君傳》細細玩看。

                                          是夜看至更深,因值四月天氣,似乎有些煩熱,走至前面院子。原想去風涼風涼,忽聽得錢有房中如魚吸水嘖嘖之聲,又聽得婦人哼哼的叫:“心肝親肉,我定要死了”。原來耕生于裙下之味尚未嘗過,當時聽了心中疑惑,便把一只眼睛望內一看。只見燈光明亮,落花仰臥在床上,錢有赤條條的立在床邊,提起落花兩腿,正在那里浪抽浪聳。耕生見了,似覺立身不祝又見錢有弄得真是有興,約有五百多抽,便伏在婦人身子上,一連親了幾個嘴,低低問道:“心肝乖肉,你肯把這件東西與我看一看么?”婦人把手在男的肩上打了一下,便罵一句:“臭賊頭,弄也讓你弄,怎的不讓你看?”錢有笑嘻嘻拿了燈,蹲在地下,看這牝戶。耕生在外面看不分明,但見黑漆漆的一撮毛兒。又見錢有看不多時,便把舌頭伸出舔那陰戶。婦人騷癢難當,只拿腰扭,忙坐起身來,令錢有抬起頭,不要舔了。錢有走了起來,把落花一只腳舉起,將那話兒盡根插入,用力狂抽。落花連聲大叫:“心肝嘎,為何今夜這般有趣味?”錢有道:“你自己叫句淫婦,我再與你弄爽利些。”婦人點頭,忙叫道:“淫婦,淫婦。”錢有便一聲抽了幾百抽,婦人哼得漸低了,只是吁吁喘氣。此時耕生禁不住欲火如焚,只把只手撫摩自己的那話。正欲再看,不覺咳嗽一聲,那錢有曉得是主人在外面,急忙起身,把火滅了。耕生再要聽時,已寂寂無聞了,只得走了進來。想起他二人淫欲之事,究竟不知其中之味如何,反來復去不能合眼。只到天明,方才昏昏睡去,到午后方起。至是似覺春心難過,見那落花尚有幾分姿色。況他不時送茶送水,落花故作嬌聲妖態,故此耕生以作暫時救急的意思。見錢有出外未回,落花捧水送來,耕生欲上前摟抱,又怕落花不肯,叫了起來,反是不好。誰知落花見了這粉團似的小官兒,恨不得一口水吞下肚去。

                                          一日,耕生故差那錢有下鄉收賬,耕生因天氣炎熱,在房內洗浴,便叫落花來擦背。那落花頭上插一朵鮮紅的玫瑰花,身上穿一件半新青灰羅衫,現出雪白的肩膊子,如嫩藕一般,與耕生擦背。耕生要想落花心動。把那話硬得如鐵,聳得高高的,似豎圍桿的。落花一見,不覺大驚。原來錢有的陽物不滿四寸,耕生的倒有六寸多長,因此又驚又喜。落花本是著的單裙,便把裙門扯起,又將兩腿故意放開,把幾根屄毛,從那裙子縫內,一條一條的露了出來。引得耕生性發如狂,使伸手一把抱住落花。落花也便與耕生親嘴,二人弄得如火熱似的,急忙走到床上。耕生依是叫落花橫臥,豎起小足,急把那話插將進去。未及五六抽,落花即笑聲吟吟,連叫快活不絕。原來龜頭已經直頂了花心,所以十分快活。耕生也因落花未曾生產,連聲叫道:“你這牝戶好緊好肥,實得是有趣的很。”只是耕生初赴陽臺,怎當得婦人淫性太重,那落花亂顛亂聳,故耕生止抽到二百余抽,即便泄了。耕生伏在落花身上,真是遍身酸麻,惟有落花欲心正盛,急得翻身趴了起來,把耕生那話含在口中,用口吞吐,用舌咂吮。不多一時,那話又硬將起來,耕生便把落花推倒,重新又來,連抽帶頂,往來約有幾百次。落花目張口閉,抱住耕生道:“真個快活殺了!”下面的淫水流了一地。耕生忙把帕子拭干了,又把那話插入,笑問道:“我比錢有如何?”婦人雙手抱了耕生的頸項,嬌音的說道:“他是個粗人,怎及得官人溫存有趣?雖則結親,二年以來,亦未有今日之快活。我的牝戶若不經過這妙東西,豈不虛度一生了?”說完,又把臀兒亂聳起來。耕生愛其言語伶俐,興致更高,于是把那話盡根送了入去。足足抽了兩個時辰。方才云收雨散。落花起身,方去整治晚飯。耕生走入廚房,向落花道:“你今晚就陪我吃飯罷。”

                                          耕生酒已吃多,是夜乘了酒興,更是情濃。落花也急急收拾完了,洗過了牝,又同耕生同睡,少不得重赴陽臺。落花道:“我們二人仄身弄一回罷。”耕生忙把兩手抱住落花頸項,落花也抱了耕生的背心,兩個把那話同那件東西湊合起來,仄身的抽送。耕生道:“這樣弄。不如你在底下弄得快活。”說完便扒上落花身上來,狂抽起來,二個丟了。因為他二人一個是初嘗滋味,自然的興高采烈;一個是幸竊新相知,也是春心更熾。自此耕生與落花二人時常交合,不能細敘。

                                          欲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贈物結歡

                                          且說周大娘年雖三十六歲,面貌卻生得似三十左右的人,守寡已經七載了,只因家財廣有,所以不肯改嫁。守住一女,名叫云英。平時與女兒同拈針線。因為與耕生鄰居,一日耕生在后園看花,周大娘在隔壁,窺見耕生生得真個美貌,低低喝采,不覺心動。此日落花正過來閑玩,乃邀入自己房中。房內鋪陳華美,真是不俗。落花把床上大紅綢紗被翻了一看,又把繡的一對鴛鴦枕看了一回,笑向大娘道:“如此香噴噴的被兒,可借大爺去世太早,大娘獨自享受。”周大娘嘆了一口氣,低頭不語。正在言話,只見一人輕移蓮步,娉娉婷婷走了進房。落花連忙見禮,舉目看時,但見他娥眉淡掃,粉頸輕勻,雙目清秀,上著淡青色衫子,下著湘妃裙,任憑畫工也描不出來。你說這個女子是誰?乃云英也。年方十五,尚未受聘。見了落花,:“怎不常來走走。”落花道:“只因家內乏人,不能時常來相親近。”三人又把閑話說了一回。落花見沒有什么正事,起身告別。

                                          周大娘一把拖住落花,忙喚情娥取酒進饌。落花連飲幾杯,作謝起身。周大娘送至后邊,悄悄說道:“相煩娘子過來,別無他話,因有一條白綾汗巾送與耕生相公,并有金耳環送于娘子,幸勿見卻。”落花接了,連稱多謝?;氐郊覂?,便把汗巾送于耕生。

                                          耕生愕然道:“男女之間不相通問,為問以汗巾見贈?”落花道:“我也猜不著周大娘是何意思?”耕生道:“想必是起了邪念了,但其年歲太大,奈何與我相配?”落花因得耳環之恩,欲與撮成好事,便極言大娘容貌之美,又聰明又溫柔,真真可愛。然耕生終以年紀不合,不放在心上。落花極欲報周大娘之惠,乃又向耕生言道:“相公常說要娶一位美貌如西子的作夫人,今周大娘之小姐。不是落花夸口,真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只怕西施還不能及他呢。相公如順了周大娘之意,得其歡心,這親事可以唾手而得。”平時耕生聞得他女兒貌美,久已垂涎,及聽落花之言,似覺有理,隨點頭道:“你替我作成此事,我日后決不忘你。請即約以中秋日相會。”落花便把此意告知周大娘。周大娘不勝之喜。

                                          不一日,中秋已到。是夜云凈。天空一個冰輪,異常皎潔。大娘設酒中庭,與女兒對飲。因有程生之約,推以風露甚涼,云英亦不敢再坐,回到自己房中安睡。既而,月轉西軒,玉漏將半,只聽得后門輕敲幾下。大娘悄悄起來,放了耕生進來。大娘低說道:“隔壁是小女臥室,幸勿揚言。”耕生在月光之下,已見大娘生得果好,不覺情興勃勃,遂即解衣摟抱上床。耕生伸手先把牝戶一摸,略有幾根細毛。那牝戶高高突起,好似饅頭一般,大娘欲心已久,陰水流得已濕。急把那話插了入去,狂弄起來。周大娘本是數年久曠,才經交合,便似有無限的快活,加之耕生陽物又大而長,塞滿了陰戶。大娘把屁股夾起,向前相迎。耕生又把龜頭直頂花心,一口氣便抽了五六百抽。弄得大娘閉了兩眼,口內只是哼哼不絕。既而笑道:“不料郎君如此的知趣,又生得有這般的妙東西,內里塞得滿滿的,真是沒一點余地,又酸又癢,使妾的魂靈兒俱已上九霄之外了,真是十分的快樂。”耕生見大娘情興甚隆,緊把他雙臀抱住,把自己那話又從前頭插入,大肆出入。又抽有五六百下,方才了事。唏唏喘笑,大娘忙以舌吐在耕生口內,兩人緊緊相抱。

                                          將至四鼓,披衣而起,是時月照紗窗,宛如白日,乃并肩坐于榻上。周大娘道:“妾寡居七年,頗能堅持操守,自見郎君之后,即不能自主,今幸叨陪枕席,欣慰奚如。請勿以妾為無冰清玉潔之心,而棄同土偶木梗也。”言時,又伸手摸入耕生褲內,那話又已堅鐵如桿。因笑道:“郎君身體溫文,何獨此物粗而且長,似此能不令人愛殺!”耕生心動,二人脫了小衣,又在榻上重整旗鼓,又戰起來。月光之下,照見大娘身體雪白,兩只酥乳滑潤如油。更把三寸金蓮豎起,紅鞋尖尖可愛,湊合之時,又緊而且干,甚覺不易入去,直至弄了良久,方有淫水流出。于是急即相抱,遂成久戰。耕生任意蕩弄,弄得大娘死去活來,淫聲大發。及至香汗透出,牡丹著露,則已漏下五更矣。急忙相送至后門,耕生回到自己家中,落花相照接入。耕生進到房中,就合衣倒床而睡,直至日中方才起來。至是常相來往,不必細細的說。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面定婚約

                                          且說云英年雖十五,性情尚是貞靜,第于花之晨,月之夕,則若有所思,其意蓋欲得一有才有貌的男兒,以作終身之配。忽一夜,聽得隔壁房中似有兩人腳步聲響,心下想道:“我母向來一人獨宿,何來怪異如此?”停了一回,又聽得帳鉤搖動之音。及側耳細聽,微聞笑語吟吟。又見隔壁程家使女落花時常過來,總是附耳低聲,心下不覺狐疑。

                                          是夜,把房門虛掩。合衣假睡。等至更余,果然后門開響。云英即便悄悄潛身出了房門,穿過前面,向隔壁房中窺看。只見榻上有一年少書生,與母親相抱在一處,便把身子閃于一旁,細看那生生得十分眉清目秀,極其美貌。暗自思道:“當時聽得人說程生相貌不凡,想必是此人不疑。又見二人脫衣解衫,那生腰間現出一件毛松松、頭粗根細、約有六七寸長的東西來。云英見了一眼,急忙回身就走。走不上幾步,卻又立住了腳,回頭看時,只見母親伸出玉手,捏摸那一件東西,看一回,弄一回,笑一回。捏了半個時辰,便仰睡在床上,把兩足向上豎起,那生就把那七寸長的東西,向母親小便的地方弄了入去,浪浪抽抽。母親也把下身搖搖擺擺,兩下不住的湊合。云英心想:“羞人答答,虧我母親做了出來!”正看得出神之時。不覺自己一陣熱烘烘的,從那小便的地方流了出來,弄得褲子濕得如同小解的一般。伸了手去一摸,卻是濕濃濃的淫水直冒。失笑道:“為何這件東西也會作起怪來?”又見他母親用手扳了少年的屁股尚在浪抽,口內只叫心肝的連連不絕。正是看得有興,忽聞后面腳步聲響,回頭一看,卻是情娥也來偷看。云英回身就走,叫了情娥到自己房內,問起原由。情娥一一的告訴,因笑道:“這事皆由落花做成,似如此的一個粉白兒畫皮郎君,年紀又小,文才又高,不要說大娘心喜,就是我也覺十分的愛他。只大姑娘四歲,理應該招贅入來,與姑娘作配,這才叫一雙兩好。怎么大娘只顧自己快活!”云英帶笑罵了一句“小淫婦”就靠在床上低頭不言,似覺小肚子下有一些酸癢,就倒在床土,合衣而臥。

                                          次日耕生起來,回到自家房中去睡。又過了幾日,有一天錢有因事出外,落花捧了茶進房,見耕生合衣睡在床上,看他的面目,白里又紅,好似兩朵桃花,伸手去摸那話,其硬如鐵。落花欲火如焚,忍耐不住,連忙脫了自己小衣,又同耕生卸了褲子,倒伏在他的身上,把牝戶套在那話之上,連連的研擦。耕生醒來,睜眼一看,笑道:“飯也沒吃,就作這一件事!”說完,就用兩手抱了落花的屁股,任那落花研擦。正在弄得快活,恰好隔壁大娘打發情娥送東西過來,見他二人如此,乃笑道:“其好嘎。”耕生聽得有人說話,掉頭一看,見是情娥,遂即抽身起來。情娥道:“家母叫奴送東西與相公的。”耕生笑把房門關上,再三求歡。情娥笑道:“相公尊重些,這個怎么使得!”口雖如此說,身子已爬上床睡倒了。耕生忙把情娥小衣脫了,推起兩腳,將那話在牝戶上門口一頂,就頂入一寸有多。你道為何如此容易?只因情娥早先在外,看得欲火正發,已有淫水流出,加之耕生剛同落花玩弄,那話又是濕溶溶的,所以入去自然容易。及再頂入寸余,情娥乃皺眉叫痛。玉莖將入及境,情娥不禁宛轉悲啼。直至抽弄半時,才能承受。既而事已,耕生問及云英,情娥便告夜來偷看之一切的情形,似乎他也動情。耕生聽了,便即哀求道:“小生所以結好于大娘者,原為云英。尚望小娘子好好把我的心事替我訴于云英,好事若成,永世不忘小娘子之大德。”情娥笑道:“乘間必為郎君挑引,設或西廂待月,切莫忘我紅娘也。言罷,起身回去,回復大娘,便走入繡房。見云英乃低低笑道:“今早大娘叫我送人參湯于程相公,那生開口便問姑娘生得如何,又說要與大娘求八字,然后央人作月老。你想那生癡也不癡。”云英喝了一聲說道:“賤丫頭,只管曉曉的說他則甚?”恰好大娘走了入來,問起原由,便笑道:“程郎其癡生也,我兒不必發怒。”云英也就默然不言。自是,大娘也不避那云英。與耕生時相來往。

                                          忽一日,大娘正在午睡,耕生乘此空兒,私入云英房內。云英一見,滿面發赤。耕生深作一揖道:“小生渴慕芳容,不止一日,今得幸逢小姐,足慰平生。”云英正色道:“君乃讀書人,必定知道理,今非親非故,入人閨閣,出言輕佻,豈正人君子之所為!”急得耕生連忙跪下道:“望求姐姐憐惜,即生即死,必當感激。”云英向耕生面上一啐,走避一旁。耕生討了一場無味,只得走了回來。自是之后,不覺神魂飄蕩,已入相思。

                                          忽一日,僵臥在床,情娥走入來。耕生即向情娥道:“為我致意大娘,偶因身子不快,不能過去相會,望祈恕我之罪。”情娥道:“大娘特使妾來問候,并有心上人信一封。”耕生接來念道:“日前辱臨,深荷垂青,其所以嚴詞拒絕,非寡情也。誠以人之多言,殊為可畏,事宜機密,出入宜慎。倘春光一泄,不獨郎君名譽有礙,即妾亦玷閨門,永無容身之地矣。近聞憂抱采薪,實由于妾,捫心生痛,修函特約。務即于今夕駕至敝園,面訂白首之盟。余容面敘,此候痊安。”

                                          耕生看完,喜之欲狂,其病恍然若失。復向情娥致謝道:“日前姑娘拒絕,使我心灰,數日以來,竟染重病,以為今生不能如愿。今見芳函,有如去病仙丹,足見娘子玉成之力。”情娥道:“他的口兒雖硬,心中實在愛你。故有此信,你快快的寫一個回信罷。”生道:“娘子好在不是外人,即煩娘子如瓶之口,歸去與姑娘言,小生今夜定當如命,決不有誤也。”情娥臨去又言道:“須待二更之后,待大娘睡了,我定接你入內,但是他年才十五,真乃含苞末發,須要十分憐惜,不可同前日對我那宗手段,使我痛了好幾天。”耕生點首含笑。正預備今夜赴約,忽有友人來約去辦一件要事,次日方回,竟失了云英之約。

                                          情娥走來,再三埋怨道:“相公說話如此失了信用,害人等了一夜。”耕生道:“此非小生之罪,因有朋友相約,以致失信。但不知今日可能相會否?”情娥道:“他恨你正深,此刻不能啟口。”耕生便摟抱于他求歡,情娥半推半就,仍然湊合起來。云雨之時,不似前番之緊,耕生大肆狂抽,弄了一會,方才罷止。耕生求情娥代為謝罪,并約以后會之期。情娥道:“俟有佳音,即為相告。但有一件,可以略解暫時之渴病,未知相公肯照行否?。”耕生道:“為姑娘即作牛馬,我也是心愿的,便求指示。”情娥道:“目下天時正熱,他必要洗浴,先是大娘,次及姑娘。到姑娘浴時,我來約你過去,看他一個飽。似此可以行否?”耕生道:“若得如此,感激不校”俄而紅日西下,玉兔東升。聽情娥咳了一句,即便挨身而入。此時大娘浴罷,自到房中去了。耕生伏住窗口偷看。只見滿盆的清水,那一個云英先把衣服脫下,現出那雪白的肩,好似白玉的一般。又見胸前那光滑滑的如蓮蓬的兩個乳頭,猩紅可愛。又看他把小衣卸下,但見一個小小的肚臍,那肚臍之下,兩腿之間,全無一根毛影。白白肥肥的隆起,生得雪白,當中現出一紅鮮鮮的縫兒,上露出一半。走至浴盆時,只見那兩塊的粉白肉,交互而動。既而浴罷,看他玉體輕酥,好似雪梨花帶著了雨,那雪白兩足,好似玉筍初萌,雖有畫工,也描不出來。耕生他在外看了一個飽,不覺那話硬了起來,恨不得走了入去,把他抱住,又恐冒昧誤事,乃悄悄回到自己家內,嘆一口氣道:“昨夜不是朋友來約,豈不是已與玉人相親了,真是好事多磨,卻非假言。”

                                          卻說周大娘因臥房與女兒貼近,嫌其不能暢快取樂,故先把衾枕鋪在花園之內,備下菜品果肴美酒。只見月影已斜,耕生預先得了情娥之言,此刻乃如約而至。就在西軒擺酒。人飲至半酣。大娘便走了過來,同耕生并肩而坐,一面飲酒,一面撫摸。調到情濃之時,就在椅子上面脫了小衣,耕生便把周大娘兩足拿至腰際,把牝戶對準那話,立在地下抽弄起來。情娥拿酒剛欲入內,只聽椅子亂響,抬頭一看,只見他兩個人正在那里云雨。鬧得十分高興之時,情娥回身說與云英道:“姑娘快去看一看。”云英道:“不要臉的東西,這樣勾當,看他做甚么。”口中雖如此說,卻被情娥一把拖到西軒。抬頭一望,只見大娘兩足交互擱在耕生背腰之上,小肚子下面淫水淌流,但聽卿卿之聲。云英望了一眼,回身就走,只是情娥十分難舍,伏在壁間,半日不動。忽然移步叫一句道:“要熱酒么?”大娘忽聽了有人叫喚,忙把耕生抱起說:“我的心肝嘎,天色已晚了,且停一會,留在被內去頑罷。”各自洗浴,相抱上床,乘了酒意,少不得又是一場云雨,曲盡綢繆。至夜半之時方收。

                                          耕生道:“我有一件事求你,不知允否?”大娘道:“任你天大的事,我也依你。”耕生道:“你的令媛,我欲求配婚姻,不知意下如何?”大娘道:“我也久有此心,其所以不敢啟口者,誠恐低門小戶,仰攀不起。今蒙見愛,這頭婚姻,一準依你。”耕生大喜,隨又緊緊相抱,又云雨了一次。

                                          不知以后如何,下回分解

                                          第四回緣結法源

                                          話說耕生有個朋友,姓刁,單名一個千字,與程生素有仇恨。周大娘有個族兄,名字叫孫定遠,平日總想占大娘的財產,又不得其便。今見程生與其嫂私下來往,不覺暗自心喜。忽刁千至,忙拱手將其中的細情敘說了一回,并言明自家要占財產的意思,將用何種妙計,方可到手,且須加害耕生,要何等的作法,方能斬草除根。刁千說:“依我之見,兄可約合族人,就在本縣具一公呈,告那程生霸占孀婦,陰謀家產,再找幾個心腹朋友,作為證人,縣官若準了呈詞,則程耕生之公權定然被奪,重則且必下獄,即令嫂亦必含羞自荊縱是不死,亦必然改嫁他人。到了那一個時候,天大的事,由兄為之,令嫂的家私,也在吾兄掌握之中了。”孫定遠聽了大喜,道:“若得吾兄如此幫忙。日后自然重謝于你。”刁千又道:“事不可太緩,速行為妙。”孫定遠連連答應。

                                          果然到了次日,依計而行。這里程宅家人在外打聽消息。忙報耕生知道,并言明本縣即時就要出票傳人了。耕生聽了,唬的面如土色。停了半晌,乃叫家人錢有道:“若到公堂,不惟有失局面,連那周氏母女。也要出頭露面。我想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如今不如連夜逃往漢口,再作區處。”即叫落花收拾行李,準備起身。

                                          將至黃昏之時,正欲過去與大娘分別,不料前后門有孫定遠下人把守,只得匆匆私自起身,一直便往漢口。原來,耕生有一個姑母住在漢口。這姑父姓高名叫春富,是個大商家。數年遠隔,末通音問,一旦相逢,十分欣喜,問道寒暄。春富急忙備酒相待,耕生道:“府上人多,不便叨擾,意欲找一冷靜地方,不知近處可有否?”春富道:“現有一尼庵,名叫法源寺,那當家的尼姑,法號叫做超塵,彼地房子甚多,又極其清凈,向來不太肯借人住宿。此回由老夫介紹,或者可望其應允。”耕生道:“既有此尼庵可以容身,即求姑父指引前去。”于是二人同出大門,來至法源寺,把竹扉扣了兩下,里內有人啟門。見是春富,即忙入去請當家師太出來。那超塵年紀已有三十多了,生得眉清目秀,一表非凡。相見寒溫已畢,便把耕生要借住宿的話,告訴了一遍。超塵滿口答應,春富道:“如此,程相公便可住在此處了。老夫事忙,不能久陪,少刻便使人送了行李來也。”說罷,起身作別而去。

                                          耕生閑步東西兩廂,忽見有一少尼從后面走過,年紀約在二十五六左右,耕生見了施禮道:“請問師父法號?”超塵道:“此乃師妹超凡。”遂與二尼重新入座,把閑話敘了一回,各自安寢。

                                          第二日,耕生獨坐無聊,走出外房。忽見西首松竹林內紙窗開處有一小尼,立在此處,一見耕生,將身隱避窗門背后。不料耕生已移步至前,施了一禮,說道:“仙姑請了。”那小尼在窗內回禮,并不開門相迎,年紀不過二九,貌美有如天仙,不可言喻。但見袈裟外罩,姿態秀美。那小尼憑立,若有所思。耕生笑道:“小生方到寶庵,末及奉拜,今日相見,正可大談玄妙,為何閉門不納?”小尼聽了半晌,方才啟門迎入。但見內中均是琴棋書畫,擺設清奇。耕生談次問及姓氏,小尼道:“拙號了緣。”二人談笑,直至日斜,方才回房,是夜不能成寐。

                                          到了次日,耕生坐坐立立均不安然,只望偷看了緣。方才走至殿角,見一個生尼姑,正與超塵交頭附耳。耕生便立住了足,閃在一旁。見他二人談一回,笑一回,十分得意。耕生忍不住便咳了一聲,超塵回頭一看,見是耕生,不覺面容失色,好似吃了一唬的樣子??茨悄峁玫哪昙o,大約也有四十上下,眉目粗大,鼻孔又尖,聲音又大,好似一個男子的情形。見了耕生,紙細的問了一回,倒也甚是和氣。耕生見他談得合式,只得退回自己房內。到了黃昏之后,自己把燈熄滅,上床安睡。仍是想那尼姑,年紀又小,生得又好,沒一點私邪,不知用個什么法兒,方可到手。想得反來復去,不能成寐。

                                          及至三更之時,忽聽得房門外有叩門聲音。耕生便低問:“你是那一個,夜深至此?”只聽有人低應道:“我是超凡。”耕生心下想道:“必是此尼熬不過了,特來尋我。雖然姿色平平,也略可以解愁應急。”便笑問道:“既然是仙姑到了此地,還是開門不開門咧?”只聽得外面又低聲言道:“但自由你。”耕生便連忙起來開了門,放他入來。耕生便用手向他身上一摸,自上至下,覺得尼姑上穿半截衣。下穿單裙,急把他的衣帶扣鈕一一解了,抱到床上。那尼通身滑膩如油的,肌又嫩,骨又香,耕生心下自喜。只錯認為一個破罐子,忙以玉莖插了入去,那知道嫩蕊含苞,似末曾經過風雨,以至玉莖不能直入內里。便把津液涂于那話之上,然后輕輕一弄。那尼又一閃,那話又往前一聳,超凡又是一閃。一聳一閃的弄了許久,方才入了寸余。又輕輕的聳,乃入去了一半。那尼不勝嬌悲宛轉,似不能容受的樣子。耕生弄的欲火正狂,也顧不得許多,只得用勁直揭,款款抽送。直至到了數百之外,方有陰津流出,于是那尼將其雙手緊緊相抱,耕生又接以朱唇,吐以舌尖。耕生又一口氣抽到一千外,那尼姑弄的四肢已是酥軟無力,耕生亦覺渾身已暢,一泄如注矣。那尼姑下了床,約以明夜再來奉陪,務乞相公守口如瓶,切莫走了風聲。耕生應允,閉了房門,尼姑便即悄悄而去。耕生獨自上床,心下思想道:“我看超凡年紀已有二十五六歲了,難道尚未弄過,況且身材短小,皮肉又嫩,與超凡毫不相同。”又想道:“若不是超凡,又有那一個呢?”左思右想,只得昏沉而睡。

                                          到了次日,天明起身,已見超凡掃地。耕生上前低言叫喚,超凡頭也不抬。耕生心下更疑昨夜之事,逕走至殿角,忽然想了緣起來,且去與他談一談。及至到了該處,只見門窗已是靜掩,只得返了回來。忽聽見后面笑聲不絕,急忙走出遠遠一看,只見前天所見的那個面生尼姑,正與超凡口對口,兩個緊緊相抱,在那里頑耍。不覺又氣又惱又好笑,因自忖道:“我昨日一見他的容貌,我就知他不是一個女尼,原來是一個男僧。既是超凡有了和尚,為何昨日又來找我?不若今夜躲在一旁,看他舉止,方才明白。”主意已定,待至黃昏之后,尼姑已入房,便去閃在房外,把紙窗用舌尖舔破,向內一望。只見一個尼姑,已變成了一個和尚,赤條條的渾身不有一根紗線,只見他的真是粗大,約有一尺多長。先是超凡臥在榻上,豎了二足起來,任那和尚狂抽大弄,足有一千五六百抽,弄得超凡死去活來的,口內只管什么皆叫。又見超塵在旁邊,呆了臉,看了一回,忍熬的沒奈何,急忙睡在榻上,先將陰戶用手撫弄。和尚見了,忍不住笑道:“你不必性急,我就要來與你止癢了。”無如超凡抱了不肯放手,又抽了他一回,超凡才自丟手,乃把和尚放開。和尚走至榻前,那和尚把身子伏在超塵的身上,把那話插入,故意不動。那超塵淫心正發,忙夾緊兩股迎合攏來。那和尚反把那話抽出,只是插入龜頭,慢慢的在牝戶口擦弄,急得那尼怪叫連聲,把手抱了和尚屁股,向懷內用力一聳,才把那話又聳了入去。和尚才把超塵兩足高高推起,一陣一陣的抽了五六百下。聞得抽送之聲卿呢的響。耕生看到此處,不覺自己欲火難禁,一時按捺不下,即抽身一面走,一面思想:“誰料出家之人,偏有如此的騷。”又想:“我今夜這般興致,在于何地發泄,不免走到了緣房中,與他去談談,那尚可以望梅止渴,且去看看,再作道理。”

                                          遂一口氣走至了緣房門口,但見房門仍是虛掩,便走人房中,見臺上燈尚未熄,只見羅懷已下,床上又空無人跡,不覺失望,只得回到自己房內,只見燈火已熄了,忽聽床上有人響動,忙問道:“是什么人在我房內”只聽暗中答道:“昨夜有約,何必再問?”耕生才知是了緣,遂揭開帳子,抱了了緣,脫個干凈。已自赤身仰臥,忙把那話插了入去,急忙抽弄。了緣笑音不住,略無畏怯之意。耕生弄了許久,欲火正熾。加之了緣年方一十六歲,那個牝戶生得又緊又小,自然津津有味。二人你貪我愛,足足弄了一個更次。耕生伏在了緣肚子上面。便又笑問他道:“你是真超凡,還是假超凡?”了緣帶笑說道:“機關既已破了,何必假作不知,故意取笑?”二人調得起勁,仍又把那話插了入去,弄了一回。耕生道:“庵內有一個假尼姑,究竟是什么人?”了緣道:“皆因佛門不正,你說他則甚!”忽聽雞鳴,二人乃相抱而臥。

                                          次日飯后,忽錢有自襄陽來。耕生問及事體如何,錢有說:“全虧本縣王大老爺一力照應,只把刁、孫二人審問一次,就把他原呈當堂扯毀,又把他二人各打了幾十板子,前晚小人起身時,又見縣里出了一張告示,不許妄生事端,毀壞他人之名譽。從此相公可以無事了。”耕生道:“周大娘可好,姑娘同情娥等目下情形如何了?”錢有道:“外面風浪平靜之后,他們很好。小人來時,叫我轉致相公,不必掛念,但望早日回鄉。”耕生道:“余不日就要到北京,大小捐個官兒,也好風光一風光。我正要你來照應,你不必回去。”錢有應允,也就在庵內尋了一個房間住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醉后被污

                                          卻說前清中葉言利之臣,賦稅煩苛,取于民無制,至于聚之無可聚,斂之無可斂。乃想了一個特別之法,只要有錢多官便捐得大。到了清朝末年之際,仕途更加混雜,無論是當忘八的,做龜頭的,只要出得幾萬銀子,也就是知府知縣的擺其味兒來。耕生本來有幾個臭銅,然而總算是有錢無勢,因此也染了這種捐官習氣,要到北京捐官謀差,預備夸耀鄉里。乃叫錢有備好行李,與了緣話別,即忙就道。

                                          水舟陸車,曉行夜住,不多幾日,果然到了北京。只見首都之地,真是氣象堂皇。與別處不同。入城之后,即忙找了一個寓所。

                                          房主姓曾名士閑,年紀已過了三十歲,家中卻百萬頃田產,生得身材偉大,為人甚是疏財仗義,常在外埠販賣貨物。夫人王氏系繼配。年方十八,姿色甚佳,只是曾士閑有一件毛病,不喜女色,最好男風。里中有個小童,生得清秀過人,士閑與他綢繆,極其恩愛,反把年青貌美的嬌妻放在一旁,使其獨睡。當日一見耕生,暗暗喝采道:“怎么捐宮的人,也有如此美色?”便令置酒相待,賓主對坐。飲酒之間,士閑十分趨奉,相勸殷殷。不覺夜深,席上士閑開口道:“匆匆不恭,殊為抱歉,改日再行恭請。”耕生答道:“弟與兄雖乃萍水相逢,已成知己。今已夜深,不能多飲。”說完席散。士閑不進房去,就秉燭坐下客座,因而想道:“我曾士閑平昔在這件上用功,也曾見了許多。那有今日席上程生如此之美貌。”又嘆道:“若是別人,尚可以弄得到手,若程生來此捐宮,家內必豪富,若把官捐成了,又有威勢,豈肯作那勾當?”忽又發憤道:“想我七尺之軀,遇了這種小事,就不能想法,豈不愧殺。又想了一回,忽然笑道:“是了,是了,我想那生年少,必然好的美色,不如以美人計誘之,事必妥矣。倘若僥幸得成,那程生縱然大發其怒,不肯饒我,便舍身也可,傾家也可,有什么怕呢!”便鼓掌大笑,立飲了幾杯而睡。

                                          次日,耕生換了一套新式衣服,帶了家人錢有出外散步。來到那熱圍之處,不覺日已西斜,乃回至寓所。曾士閑已立在門前相迎,一直陪入后室,忙捧一杯清茶奉敬。停了一回,又走出幾個仆婦,排開桌椅,羅列珍肴,布置已好。曾士閑道:“你我既為知己,今日對酌,不如設在內書房,頗甚清雅。”那些仆婦應了一聲,連忙移去。又停了一回,又出來道:“酒已完備了,請相公們入去坐席。”曾士閑笑吟吟的忙把耕生邀入。只見珍肴擺列。耕生道:“昨夜已承厚款,今日如何又要費事?”曾士閑笑容可掬,滿面的春風。道:“程君文才高廣,如今捐資入官,定必青云直上。但恐高官之后,不肯再賞光來舍。”耕生聽了士閑這幾句迷湯的話,不覺滿面堆笑,滿酌玉杯,一連飲十幾杯。既而夜以繼日,又秉起燭來。猜枚行令,又一連吃了二三十杯,竟酣然大醉。重頭輕足,坐立不住,跌倒桌上,昏迷而睡,推也推不動。士閑便叫幾個婦女,抬入上房而去。

                                          士閑隨后而入,移燈照時,只見程生兩頰暈紅如胭脂點染,乃叫婢女等出去。自己上床,把耕生小衣脫下,現出兩股,雪白似玉。士閑止不住欲火如焚,忙把自己褲子脫下,將津液涂抹肛門口,以那話款款掀入。耕生便把身子一閃,又弄了一會,方入一寸多。幸而陽具不甚肥大,又值耕生大醉,不知疼痛,所以聳動移時,漫漫入盡,遂急急提抽數百之外。士閑自覺心醉神移,一生所遇未有如此次之快活。又緩緩的往來抽送,是有一千之外,方才泄了。為耕生揩抹干凈,仍把小衣與他穿好,連忙去到內房,笑向王氏道:“今日得此,平生愿足。但所商量之美人計,還望賢妻不能反悔。”王氏道:“平日把我視如陌路之人,今日弄出了事,就來賢妻賢妻的叫起來了。且美人計是你酒后亂言,豈可相從!”士閑再三懇求。王氏笑道:“你自己作的事。你自己去了,那有將妻與人償債之理。”一頭笑,一頭走出去了。

                                          王氏自嘆道:“只因房事稀少。久已渴望這事。耕生初入來時,我已在屏后見了,知他是一個美貌少年。叫人怎不心動呢?”所以不太推卻,依了丈夫之言而行。王氏來到書房,只見燈火已要滅,耕生尚在夢中。王氏在一旁照應于他,十分小心。又半晌,耕生起來,似乎后面有些疼痛,自知被人污弄,不覺火心直冒,正欲起身根究。王氏便把茶送上。只見是一個年青女人,雅俏異常在旁,便回嗔作喜道:“你是何人,卻在此處?”王氏道:“拙夫曾士閑,吾乃其妻也。”耕生兩目直豎,咬牙切齒道:“我乃世代官宦,膽敢誘醉污辱,明日與他說理!”王氏一旁再三相勸道:“拙夫只因醉后冒誤犯,自知有罪,特命妾來肉袒,萬乞恕他之過。”耕生聽他嬌音滴滴,加之醉眼看那王氏,更覺美貌非常,不覺心動,便一把摟了。王氏也不推卻。郎便解衣上床,耕生便把那話輕輕的一頂,順了淫水,便溜進去了一些些。王氏雖不是處女,只因士閑久末耕耘,故而又緊。王氏便連叫輕些兒,口里雖這般說,反倒有湊上來之意。耕生又把那話一頂,也就一齊伸了進去。王氏叫句呵嘎,閉了眼睛,咬牙切齒,任他弄去。耕生也似乎覺他這乳戶緊小,所以里面塞得滿滿的,且王氏欲火熬得不了,所以里頭又是熱得如火。加之耕生那話向來又是粗大,酒醉之后,淫性更狂,那話猶如鐵棍相似,便拔也拔不出來。頂了許久,淫水流出,乃似松了一些。于是使力抽了一千余下之多,王氏也連丟了二次,忽失笑道:“我不勝其任矣,風狂郎饒了我罷。”耕生拔了出來,低首一看,只見黑毛松松,淫水液液,不覺興起,又掀了金蓮,忙把那話插了入內,來來往往,倍加狂急。王氏抱了耕生道:“如此,可以消拙夫之罪否?”耕生笑道:“弱小嬌軀,任我狂弄,應看卿面,姑諒其罪。”戰罷。天已大明。二人就交股而眠,中午方起,仍與士閑交好如初,似未有此事一般。

                                          一日,士閑向耕生道:“刻下我要出外作生意,你我既已至好,若不充嫌,就住在舍下。”復向王氏分付了幾句,便昂然而去。是夜,耕生就到后庭王氏房內住宿,如同夫妻,百般恩愛。耕生笑道:“卿家之夫酷好男風,與卿房中之事必然冷落,不知遙遙長夜,也曾動心事否?”王氏道:“人生之不能少者,惟在衣食,若事何足動心?”耕生道:“如此看來,小生今夜仍是到外床去睡,如何?”王氏笑道:“君之千金玉體,尚且被拙夫弄了,何況妾乃桃李之質,豈能畏懼狂蜂,逃脫枕席,而令郎君一人孤宿呢?”說時,二人俱鼓掌大笑。即挽手共入香房就榻。只見明月入照,王氏粉白玉體,與雪美人一般,乃以那話插入,足足抽了一千多下。耕生動了后庭花之念,急令王氏翻身向席,將其屁股聳得高高的,好在耕生那話剛在牝戶拔出,是滑溜溜的,也不用口沫,急從肛門口弄了入去,直頂至沒根,又抽了一千多抽。把那王氏弄得聲微氣喘,嘻嘻的笑道:“郎君如此顛狂,豈不害人的性命么?”耕生道:“卿若死了,我也不能活。”言完,又翻過身來,伏在胸前,把那話又行插入牝戶。既而力盡,便一泄如注。自此,耕生一面日與王氏同作房中之樂,一面又使人運動作官之事。

                                          欲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回守節自盡

                                          卻說周大娘自從聽得孫定遠叫人把前后門緊緊圍守,要去知事衙門審問,猶怕拋頭露面現丑,心下十分煩悶,要與耕生相商,又不得出,日夕驚懼,與女兒云英相向而泣。云英道:“都是孩兒一封信寫壞了事,致累了母親。”周大娘道:“還是我自己不好。所以才有今日。”正在怨恨之時,忽見情娥說道:“外面紛紛的說,隔壁程家門已封鎖,乘了夜晚,已經逃走了。”云英聽了這個消息,現了不悅之色,便嘆了一口氣道:“程郎真太薄幸之人,既要逃走,如何信都通不得一個么?”情娥道:“耕生聽出了此項是非,論理也該避嫌,況且左右耳目又多,怎好通信?不要錯怪了人。”又過了幾天,聽得縣里已責打定遠,方才放心。

                                          卻說定遠自打敗了官司,甚不高興。忽刁千從外面走來道:“這一個瘟官,把吾兄之事弄壞,吾兄未必從此就罷了不成?”定遠道:“也無有什么好計來使,我想這不長進的侄女,要把他嫁了出去,然后再同老淫婦算帳,你道此計如何?”刁千拍手大笑道:“妙極了,妙極了,若不把令侄女嫁了出去,只他程耕生捐了官回來,仍然走動。不如嫁了出去。倒省是非。近聞敞族刁利貞兒子失妻,急欲娶一位,不如老兄主婚。小弟作月老,成了這一頭姻事,不知意下如何?”定遠道:“老兄之言。甚是有理,只是聘金等項,均要送至敝處。行禮之后,就擇日成親,急速請兄就去,小弟立等回音。”只見刁千去了約有數時辰之久,就走回來說道:“小弟去到刁利貞家中,提起這頭親事,一口允諾,道后日就是黃道吉日,于今只要行聘,老兄此地亦要預備。”定遠也回了些禮物,話不多說。

                                          又過了一日,那定遠便叫了王常分付道:“你家姑娘,我已作主許了刁利貞之子刁臭須,日前已經行聘,只在本月十五就要過門了,你可回去與其說明。與其在家私下同人來往,倒不如早日分明嫁了出去,也是一樁好事。須知不是我作叔叔的又要害他。”王常得了這一個消息,三腳兩步,急忙回去報告周大娘。大娘聽了氣得手足冰冷,把定遠萬烏龜千忘八的一頭罵,一頭的大哭起來。足足哭了一個時辰,乃向云英道:“你看這事如何得了?”云英亦淚下如雨,鳴咽不能出聲。情娥道:“假使隔壁錢有在家,還可以與他商酌。”大娘道:“就是程生在家,也無有什么法兒,錢有更沒有用處。”

                                          云英哭了一回,又言道:“此事女兒拼命也不相從!”既而入房大哭,向情娥道:“我的心事,只有你知道。自從與程生一見,便把終身托他。不料天不從人愿,頓生禍變,豈惟婚姻不諧,竟使不能相見!其所以忍恥而偷生者,尚欲與程生一見耳。今又如此,料想再不能逃遁,然薄命之人,死亦無恨。所恨者,惟與程生前后相見之時,再三堅拒。不肯順從其意。此心耿耿,時時于心不安。要煩你日后代為轉告。”情娥再三的勸道:“姑娘不必煩悶,且再從容幾日。慢慢的從長計議。”

                                          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相隔婚期,只有一日了。云英道:“如今一死,遲之不得了,只是我死之后,你可小心侍奉大娘去罷,大娘當個親生之大娘,自然看待你與我一般。我雖死了,亦瞑目矣。若程生回來。我叮嚀你的話,你可一一告知。”情娥只是點頭。云英又命情娥向大娘叩頭,口內言道:“從今以后,情娥便改口叫大娘為母親罷,母親也不必掛念女兒。”大娘哭得淚人一般,不能回答一言,遂抱頭向看而泣。云英硬了心腸,一人獨自出門,將身投入襄陽河內。

                                          不知云英性命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第七回珠還合浦

                                          且不說投河之事。再說耕生走了某堂的路子,花了一些銀錢,竟已選了安徽省太平縣實任知縣。王氏不勝之喜,王氏道:“如今已是貴人了,到任之時,水則乘舟,陸則坐車,不知郎君可會記念妾身否?”耕生道:“芳卿不必憂心,俟鄙人一到敝郡,便知分曉。”耕生又一連住了幾天,只是上任期限已近。遂與王氏灑淚而別。在路上不分日夜,趕至漢口,還不見姑父,獨自走到尼庵,再與了緣相會。原來了緣自從耕生上京以后,便把頭發蓄了起來,末及一年,已有三尺多長,梳起烏云小髻,宛似一個絕色佳人。及聞耕生得了安徽太平知縣,每日巧梳新妝,時時盼他來到。忽見錢有報說程爺來了。忙同了超塵出門迎接,耕生一見,又驚又喜,道:“誰想卿之青絲一蓄,豐姿更美,大與早先不同。”連忙攜手入席,細表衷曲了緣道:“自從郎君別后,不見一封書信到來,使我心中掛念。”耕生道:“你我如今相逢,正在十一分美滿,已往之別愁離恨,何必提了起來。”說完,走近身旁,用手摸了他乳,粉面相偎相愛,做合一堆。正是調得情濃,遂把了緣推倒,捧起金蓮,急以那話插了入去,一來一往,一抽一送,約有五六百抽,那淫水流出,濕了一席。乃以絹巾揩了一遍,了緣急忙伸右邊的一只玉手,將程生那話一把拿住,重新塞入牝中。上面一聳,下面一挺,一頓狂抽,抽了一千多下,方才各自丟了一次。耕生又以一只手襯在了緣頸子下面,又以一只腿置在了緣大腿之上,二人側面相抱而臥。

                                          到了次日早上,吃了一頓飯,就與了緣作別。了緣一手扯了衣襟道:“郎君一走,正要使奴掛念,還要一人受盡孤凄況味,望郎約了一定之期,等奴一心好守。”耕生道:“愛卿不必掛心,你我雖一時私行,豈可一生到老就如此草草,一俟我回家后。便當擇一個黃道吉日,派人來此相迎,務望如期而至,以便成親之后,一同去到任所。”言訖,又向二人稱謝,遂帶了錢有,即日下船,順風掛帆,直至樊城河口。過河上岸,叫了一乘大轎,一路抬到門口。次日,就在門前豎了一根大旗桿,旗上寫了一行字,是安徽太平縣實缺知縣。那些遠親近鄰,一齊多來贈送貨禮,登門求見,真個一時顯耀。只是耕生想衣錦回鄉,與一個美人云英成親,那曉得中途禍起。一場好事,竟至成了一個空。周大娘深悔前事,又見女兒云英投河自盡,一時忿極,故戒酒除葷,終日燒香,一意的看經念佛。耕生見此情形,不覺凄慘切齒,乃親到縣里具一張詞呈,要求追究孫定遠、刁千等。知縣欣然允諾,登時掣了四根火牌簽,遂把定遠、刁千等一齊拘到,打了三十大毛板子,丟于監中。此時錢塘縣六房書吏,以至皂錄人等,前來相迎。耕生忙叫了大號的坐船整備聘禮,著了錢有夫妻,喚齊眾人女殯,前往漢口法源尼庵迎娶夫人。

                                          過了多日,只見超塵等送到。當晚正是黃道吉曰,大吹大擂,安排接親。忽叫落花去邀周大娘,連去幾次,只是推卻。原來周大娘自從念佛吃素之后,足不出房。又因云英死于非命,直鬧得半夜,方才就寢床上云心下十分煩惱,怎肯赴席?耕生心下不安,只得整備一桌素菜,叫人送了過去。到了黃昏之時,便請了緣拜了天地,迎入洞房,同拜花燭,飲過了合巹酒,直鬧得半夜,方才就寢。床上云雨之事,倍覺興隆之至,不必紙說。

                                          過了幾日,便要赴任,乃令家眷登舟。隨后自亦開船。由大江順流而下,過了九江而抵安慶。復登陸向太平而發。不消幾日,果然已抵太平,少不得參見上司,檢點獄囚,以至投文放告,悉照前任規式。只是不要一文錢,以寬愛為主。其時寧國府知府姓何名叫濟普,是金陵人氏,深愛程耕生年少才高,又能熟悉吏事,所以府內有仕么疑難案件。就批在太平縣審問辦理。耕生辦事如神,無論什么扭直是非,皆能搜情抉隱,當堂判決。凡太平縣里申報各種公事文件,何府莫不事事稱善。在任所余,政平訟理,四民愛戴。只是心下念念云英投河之死,心甚不安。

                                          忽有一日,耳可府里各了一席酒,單請耕生一人。在后花園對坐而飲,談古論今,飲至半酣,耕生胸中韜略,大是非凡,問府滿心大喜,曉得耕生尚無正室。今見其文才出眾,即欲招之為婿。耕生此時尚不知何府之意,便以不能多飲為辭,起身告別。次日,忽報府內有個蔣師爺來拜。耕生慌忙出迎入內,蔣師爺道:“東何府有一愛女,欲招老兄為婿,何府尊與我乃是姻親,昨日飲宴談,甚為欽佩老兄之才學,今特叫小弟前來為媒,幸勿推卻。”耕生道:“小弟職分甚校豈敢仰攀!況有一件苦衷,不能從命,務乞先生回享太尊,代為小弟善為說辭。”蔣師書再三盤問什么苦衷,耕生便不隱瞞,即把云英之事略敘始末。蔣君道:“既是如此。弟也不便多言,容回告太尊,再當請教。”言完,起身作別。

                                          耕生早堂事完,門子走入報說蔣師爺來到,耕生迎了入來,蔣師爺道:“小弟頃將前事說知,何府大有不悅之色,只怕這頭親事,老兄不必固卻,且敝親既屬府治,老兄凡事尚要求他照應,設或堅不肯從,只恐日后多有不便之處。尚求足下三思,免至將來后悔。”耕生沉吟半晌,徐徐答道:“既承先生見愛。諄諄相勸。小弟敢不曲從,只怕寒門禮路不通。屆時務乞包容?,F有金釵薄禮,尚望借重鼎言,免其見罪。”蔣師爺道:“如此,我便去復命了。”說完便告別起身,回至府內,告知太尊,便擇了一個吉日行聘。

                                          又過了不多幾日,又是迎親日子已到了,兩下都在本任上作事,自然格外的熱鬧。那何小姐鳳冠霞帳,有如天仙,夫妻二人交拜之后,請出了緣見禮。及入洞房,坐床合巹諸事已完,便令眾人一齊散去。二人花燭之下,卸了珠冠,把那何小姐一看,原來就是投河那個周云英。耕生一見,不覺心中大喜,細細問道:“下官聽得小姐守節投河而死,無日不痛限于心,所以蔣師爺來作伐,要下官去何府招親。下官所以推卻幾次,不肯允從。誰想夫人也作了千金小姐,不知投河之后,何以出險、為何又與何府尹相遇?”云英道:“自被定遠強許刁府婚姻,恐被其污站清白,故投入河中,流了一二十里。恰值問老爺大人到任,經泊在此,幸船上之人。見了妾身,便七手八腳。把我撈救。夫人問起因由,妾一一訴陳始末。原來伺老爺年已六旬,并無子息,故此把妾身認為義女。自從到任之后。十分看待,猶如親生女一般。及君作宰到此,每日申文到府,何府退入私衙,與夫人再三稱許郎君之才學。奴也知是郎君,苦于害羞,不敢直言,乃私向夫人享明一切。夫人乃與師爺商酌招君為婿。其不先為說破者,何府欲試郎君之義氣何如也。茲聞君再三推卻。甚為眷念不忘之情。”耕生道:“如今良姻已就,卿由千辛萬苦而來,皆下官之罪。既感卿之多清,又受何公大德,自然沒世不忘。”云英道:“君回故里時,不知我之母親平安否?情妹妹他可好么?”耕生也就涉訟情由,大娘看破紅塵吃素念經,及情娥甚是孝心。說了一回,說完又道:“今玉漏將荊天已不早。休把良辰壺度了。”云英道:“夫婦之情原不在乎枕席,羞答答的,乞君見諒罷。”耕生道:“下官只因夫人,三年以來,害得神魂顛倒,七死八活的。今喜從天降,合浦珠還,我已頃刻堆挨,何必故為推卻?”云英又笑道:“若是今夜真是一個嬌滴滴的何小姐,只怕又把云英丟在九霄云外太平洋中去了。”耕生急得跪下道:“下官為夫人一片真心,可以憑得天地鬼神的。夫人如何這等相疑,不能相諒!”云英道:“既是真心,為何有了美妾,設或不念,豈不有了一百個了。”耕生又連忙道:“下官知罪,還乞寬耍”云英忍笑不住,一把拖起道:“妾也不是妒婦,君何必作此懼怕之狀!”

                                          耕生便用手抱腰,忙扶上繡榻,解衣之際,燭火明亮,只見他身體雪白如玉,并無一根毫毛。及至下身地方,柔滑豐肥,其香如蘭。此時耕生神魂已失,忍耐不住自己把那話插去。那知嬌蕊含苞,不能直入,只得下力一頂,頂進一寸有多入去。云英只是叫痛,只管把下嘴唇咬了,弄得鬢發多松亂了。耕生見他如此,又是憐愛,急忙啟開他兩股,卻又不住的緩緩頂入。已覺得牝戶緊仄,妙不可言,既又緩緩的抽至一二百下,云英已是有些快活,已自掙出一身汗來,那淫水源源流出,其力已竭,口中發喘道:“郎君,我支持不住,暫且饒了罷。”耕生亦覺渾身酸麻,已一泄如注。取出絹帛視之,只見猩紅亂點,遂秘而藏之。自是耕生擁了一妻一妾。日夜快樂,不必細表。

                                          欲知以后如何,且待下回再說。

                                          第八回人間艷福

                                          卻說耕生得了太平縣實缺的知縣,一任做了好幾年,自是告老罷任回家,絕口不言朝事。因以家內后面隙地,喚了許多工匠造了書房,并添造些屋宇,又堆石為山,引水為池,遍栽花木。新造好的房子,便將了緣遷入。是夜就不到云英房內,連忙攙了緣上床。了緣忙把衣服脫去,現出那香噴噴暖烘烘這件寶貝來,急急湊近抱祝二人親了幾個嘴,耕生伸手去摸那陰戶,潺潺的流出許多水來。耕生把了緣推倒,提了那七寸長二寸粗的那話,插了入去。了緣哼了一聲,似乎塞得滿滿的,身子已是酥麻了。耕生一抽一項,足足頂了百十多頂,復抽出來,在牝戶門口一拽一拽。了緣閉著眼,只管哼哼叫心肝,下面那屄口的淫水,猶如閘子開閘,水直流了出來。耕生又復狂抽數百,仍然伏在他身上,口對口親了幾個嘴。了緣道:“乖肉,你吃住我的舌頭,兩手拈住我的兩個乳頭,下面將龜頭頂住我的花心,再用力抽送,我便受用死了,死了不怨你。”耕生依然含了舌頭,拈了乳頭,那話且頂且抽在花心上,千揉萬擦,弄得了緣心肝親肉大聲的叫,也不管外面有人無人,再向床上一看,那淫水已透濕了褥子,似撒了尿一般。兩個相抱,一直睡至天明,慢慢的方才起身。

                                          忽侍兒來說,門上有一個曾士閑來拜。耕生命開了中門迎入。二人各道別情。忽外面人聲鼎沸,士閑道:“小妾至矣。”只見跟了童仆使女一二十人,以及箱自各物累累。耕生駭然道:“豈非吾兄欲喬遷至敝處么?’士閑道:“不是,小弟性好男風,不愛女子,因為女子乃是世上不潔凈之物,且從前冒犯足下,至今抱悔無地,與其使小妾在舍孤凄獨宿,不如早送些于足下,備執箕巾,反是兩全其美。”耕生道:“仁兄主意既定,小弟亦不能有負盛意。只是老兄不妨在舍下多住幾日,再行回去不遲。”士閑道:“只怕不能從命了,舟子已在江干侍候,今夜就要告別。”耕生又道:“今夫人在內,可要一別否?”士閑搖首說不必,便浩然而去。

                                          耕生回身入房,與王氏相見。別了一二年,少不得敘談別后之衷曲。只因王氏年紀更大,雖是后來,反做了第二位的夫人。云英為第一位夫人,不必多說了。

                                          光陰迅速,不覺又到了八月中秋之期。三位夫人打扮得有如天仙一般,美不可言。下旁又跟了美婢一二十個,一齊同到園中赴宴賞月。耕生把盞在手中笑道:“今晚這般明月,不如與三位夫人就在亭臺之內,做一個鴛鴦大會,一同取樂,未知可否?”王氏帶了八分酒意,斜視耕生,便靠在耕生身上道:“好倒好,只是不成意思兒。”了緣道:“你我總是一體,又有何妨!”因此就在亭臺之上,鋪設長枕大被,作了一個鴛鴦大會。急忙的除去釵環衣服,那六條玉臂粉身,好似嫩藕一般。耕生笑吟吟的睡在中間,那一根七寸長又肥又大的那話,昂然直豎,分不開五六只尖尖玉手爭來捧弄。先令王氏仰面睡下,連忙跨上了他身,那話直抵花心。那王氏口內咿咿啞啞,只是叫道快活。耕生一手伸去摸了緣的牝戶,又把頭頸倒在一邊,與云英親嘴。云英同了緣兩個,各人推起王氏一只雪白的腿,等耕生一連抽了一千多抽。了緣被耕生指頭摳進陰門,不覺淫水流出,就把王氏掀了,拉住了緣。了緣此刻欲火如焚,雖盡根頂入,只不能止癢。急忙翻身抱了耕生,把那話套入牝戶,用力自己來擦。王氏指住了緣笑道:“好不識羞,方才笑人,為何此刻自己又是一般。”了緣也不回言,只是狠命的一套一套,不管搗壞了花心。耕生似乎精力已足,就翻起身來,一頓大抽,抽到了一千四五百,精液一泄,那話就如醉翁,東歪西倒,不能堅硬。耕生笑向云英道:“不能與夫人對里,如何?”云英道:“硬的既無,軟的亦可以用得。”耕生連忙仰臥,云英也似了緣,伏在耕生身上,說道:“你的這個物件雖軟,我能設法插入去。”乃把耕生那話用手塞入,套上之后,不能大抽,只可在上面挨弄。耕生道:“如何了”云英道:“郎君這一件妙物,真真有趣。硬時花心頂得快活,軟時則擦得牝戶內兩旁癢酥酥的快活。”耕生道:“虧得有此救卿的急火,不然豈不煞得不了!”云英也不回言,只管在上面挨擦。不多一時,也都住了。四個人遂擁抱而臥。自是在家朝朝快活,夜夜合歡,一言不荊忽一日,周大娘因病去世。耕生、云英為之營喪舉哀七七四十九日,每七均僧道來開壇念經,揀了一個吉日,就安葬好了。情娥伏侍大娘如親生女兒一般。云英道:“妾與君結好百年,皆情娥妹妹之力,況妾之所以能保全節操者,皆由情娥妹玉成之力,若無情娥妹,則家母孤苦伶仃,妾亦不能安心也。”耕生道:“夫人不必說,我也要安排此事的,向之不做者,恐令堂無人向侍奉,故而遷延至今?,F在當把他收為第四位夫人。”云英道:“妾當往后面收拾新房,為君花燭之用。”言完,去后面布置一切。到了夜晚,耕生就在情娥房中住了。云雨之時,耕生摸了情娥的肚皮,凸起來了。耕生不覺驚異道:“不知有幾個月了?”情娥道:“有四五個月了。”原來情娥雖末到程家里,仍是時常相見,前四五月間,情娥月經甫凈,耕生到那里,曾與之交合,已不知有了身孕,因周大娘病,耕生雖時常過來問病,也沒得空兒做這些勾當,故耕生此時心喜異常。又見腹大而圓,不覺欲火已動,連忙把那話插了入去,又愛惜情娥的肚肉之物,就把兩手在床上,把自己身子撐起,往來抽送。情娥是有孕的人,很覺有點吃力,氣吁吁的亂喘。耕生隨也丟了。后來情娥臨盆,竟生了一個兒子。云英生了一男一女,王氏生了一女,了緣生了一男。幾個兒子后來俱作了官。

                                          正是:

                                          云雨巫山夢,朝朝暮暮連

                                          兒孫皆富貴,福壽喜纏綿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綦江在線網上有所的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和綦江在線無關,如有侵權請指出,我們立刻刪除,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綦江在線-讓世界了解重慶綦江區

                                        綦江在線-今日綦江新聞門戶

                                        | 浙ICP備05082053號-1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乱子伦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