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usqss"><noscript id="usqss"></noscript></table>
  • 首頁 > 文學

    綦江芙蓉書院的三重謎團

    文學 12-01

      綦江積極做好區鎮兩級 人大換屆選舉準備工作

      連日來,我區各鎮街人大積極做好區、鎮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各項準備工作,保障換屆選舉工作規范有序進行。

      在橫山鎮一選區的新寨村投票站,工作人員根據選舉流程設置了進出口、驗證處、發票處、選民登記處等各個區域,并按照區、鎮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流程進行了演練。

      記者注意到,投票站不僅準備了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資,還用警戒線劃分出了不同區域。“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進行了區域劃分,我們對整個場地提前進行消殺,同時要求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選民都要戴上口罩、測量體溫,檢查健康碼和行程碼。”橫山鎮新寨村黨總支書記汪洪森告訴記者。

      據了解,橫山鎮共登記選民10884人,根據選民分布分別設置了中心投票站3個,投票站18個,方便選民就近參與投票。

      “針對本次區、鎮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我們制定了專門的應急預案,同時前期通過各種方式,組織代表候選人與選民見面,增進彼此的了解,讓選民選出心中滿意的代表。”橫山鎮人大辦公室負責人汪凡介紹。

      據統計,此次區、鎮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全區共登記選民94.75萬人,設立區級人大代表選區160個,設立鎮級人大代表選區664個,通過差額選舉,將選出綦江區第三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375名,選出新一屆鎮人大代表1668名。正式選舉將在12月1日進行。

      綦江芙蓉書院的三重謎團

      

     

      ?芙蓉書院外殘存的“咸安寨”寨門。

      

     

      ▲隱藏在芙蓉書院大門上的石刻文字。

      

     

      芙蓉書院門額。

      

     

      文史愛好者們一起探究芙蓉書院。

      

     

      地方歷史文化愛好者們走在去芙蓉書院的路上。

      

     

      芙蓉書院院墻大景。

      書院是中國古代的教育機構,為修書之地,最早出現在唐玄宗時期。

      位于綦江永城槽西側的老瀛山,拔地雄峙,橫亙云端,似海中蓬瀛。在瀛山村有一座占地1160平方米的古建筑遺址,名叫芙蓉書院,這座書院是中國古代的教育機構嗎?它與傳統意義上“修書之地”的書院有何區別?這些謎團一直縈繞在筆者心間。

      《縣志》無書院記載

      它是以文會友的私人書齋?

      初夏,雨后天晴,筆者帶著心中的疑問與30多名地方歷史文化愛好者前去芙蓉書院一探究竟。歷經兩小時的跋涉,終于到了老瀛山東北邊緣。此地可極目遠眺,可俯瞰八荒,霧起山腰,山頭隱現,讓人有身臨仙境之感,也勾起我對此地相傳的“少年從此學,今日生蓬萊”那種在幽境里吟誦、在愜意中奮進的暢想,被一種希冀和豪邁包裹著。

      站在一座古堡前,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正門上方的門額。該石制門額長約3米,寬約1.2米,上面陰刻著“芙蓉書院”四個大字,單字面積約0.6平方米。

      筆者走近細看,門額右邊豎題“道光十八年戊戌歲小陽月”,左邊豎題“范亭王介年題立”共18個小字。大門卷拱逢中條石上,刻有“大清道光十八歲次戊戌坤月上浣吉旦”一列16個小字;左右條石上分別鐫刻“國學王介年基址一半并捐修”“欽加直隸州王用明基址一半同建”共26個小字。

      由此可見,綦江這座芙蓉書院修建于1838年農歷十月,距今已有180多年,捐修人是王介年和王用明。

      據了解,相對規范的書院教育制度由宋朝大儒朱熹創立,并得到快速健康的發展。而在綦江則起步很晚,筆者查閱考證,清《綦江縣志》和民國《四川綦江縣續志》只收錄了明萬歷年間的文明書院和清代的瀛山書院、明善書院(今東溪書院街小學前身),在兩本《縣志》上,芙蓉書院均榜上無名。

      既然叫書院,為何《縣志》沒有收錄?莫非是當時修志的官紳受個人局限,因未知而漏記?

      據綦江有關史料記載,早在明代時期,老瀛山就已是境內的風景名勝,綦江文人雅士多邀約來此郊游。道光十九年(1839年),《縣志》編輯羅星等人還在相公嶺鵝項頸處留下了“有天際真人想”等石刻。這些編修《縣志》的官紳來到老瀛山,不可能不了解山里有芙蓉書院等風物。因此,未知漏記這一說不大可能。

      據2015年7月湖南地圖出版社出版的《鳳冠永城》一書介紹,永城王氏族人在創辦芙蓉書院之前,曾于嘉慶十七年(1812年)修建太原書院,直至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才拆除。書院總管王鶴年在道光五年(1825年)編修《綦江縣志》時,擔任督辦一職,不將凝結自身心血的書院錄入,不合常理。并且羅星的父親羅世茂,時住永城高灘,是太原書院塾師,羅星不可能不知道。

      因此,筆者推敲,芙蓉書院并非真正意義上的書院,它極有可能是捐修人附庸風雅的私人書齋。秉天上之清秀,為人間之往來。接待來老瀛山游玩的讀書人吟詩作對、發揮以文會友的功能。同時,與先期創建的太原書院一樣,作為宗族私學,主要接納宗族子弟啟蒙心智。當然,也有個別天資聰穎的鄉鄰幼童來此旁聽借讀的可能。

      不論是典籍記載,還是民間傳說,都沒有芙蓉書院專屬的教、考等條規,也沒得到官方的認可,那么,這座不具備面向社會屬性的書院,就只是被冠名書院罷了,實非真正的書院。因此,在多次編修、增修縣志時未能錄入,也就不足為奇了。而歷史上被冠名非實際書院的例子還不少,諸如清《綦江縣志》卷六“政績”《田邑侯德政頌》有“其創始而增修者……若育英書院”、民國《四川綦江縣續志》卷三有“于境建毓英書院”的記錄,但兩本縣志“學校”條目下,都沒有收錄“育英(毓英)書院”??梢钥闯?,芙蓉書院并非孤例。

      至于坊傳的羅星為芙蓉書院主講,伍輔祥、伍濬祥、伍奎祥兄弟進士,吳澤棠、吳光奎叔侄舉人,監生吳光鑾等綦江功名文人在此攻讀,多為附會之說,不足全信。這可以從羅星高徒,道光二十四年(1824年)舉人吳澤棠撰寫的《春堂夫子年譜》中,只字未提芙蓉書院可以確證。

      寨墻碉樓繞書院

      它是御匪自保的“寨中寨”?

      走進芙蓉書院,但見院內初期建筑幾乎全毀,仔細觀察所處位置,發現芙蓉書院并沒有直接背靠大山,而是建在山腰臺地凸起邊緣。置身己出天地外,茫茫云海無終窮。站在書院,遠可眺望天成廟、鳳冠山,甚至更遠的蓮花山;近可俯瞰永城槽。再往上攀,在高處俯瞰,書院更形似銅墻鐵壁的堅船,圍墻上的齒輪狀缺口,明顯具有瞭望和防御功能的古城堡特征。

      在書院下方,約10分鐘路程,有一殘存疑似寨門的石堡坎,當地人介紹,曾見過完整的寨門上陰刻有“咸安寨”幾個字;在書院正前方約30分鐘路程處有一三面臨崖的臺地,背面絕壁上也刻有“萬豐寨”三個大字,落款“大清道光十九年己亥年”。當地老人口口相傳,這兩個寨子都是王姓人家修建,供族人及長工、鄉鄰躲避兵燹所用,萬豐寨內的碉樓條石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才被鄉鄰逐漸拆除用作屋基、田坎等。

      這種在院外臨崖處,加筑寨墻、碉樓,非書院、私學所必須,也不是一般財力愿為能為必為。芙蓉書院實際上就是一個固若金湯的“寨中寨”建筑群。

      結合當時川東白蓮教、黔北桐仁匪亂等社會動蕩不安的大背景,以及新盛鎮“文明堂”“承平寨”、小高山及陽臺山等古寨的類似形制及建修原因,特別是巴南區一品鎮建于清嘉慶十一年(1806年)的“步云書館”(俗稱白寨子),筆者推理,芙蓉書院的主要功能就是御匪自保。

      據《鳳冠永城》介紹,當時修建太原書院有兩個用意:戰亂時避難,平安時讀書。也可以佐證筆者對芙蓉書院的推測:以文會友的私人書齋和御匪自保的寨中寨。

      當然,筆者也不能因為其只是冠名書院而無書院之實,就否定其在永城乃至綦江教育史上的重要地位和對綦江教育作出的推動促進作用。相反,正因為有了像芙蓉書院這樣深耕偏僻鄉壤的讀書治學場所,瑯瑯書聲才能在綦江大地上傳播傳承,懵懂小兒才得以在知識的海洋里遠航,汲取不竭的營養。

      捐建者身份傳奇

      它是心學大師王陽明后人所建?

      瀛山劍嶺千秋在,青史何人為表揚?芙蓉書院創建人王介年、王用明系叔侄關系。王用明父親王鶴年是王介年的大哥,分別是王廷獻的長子和三子。

      王介年(1781~1840年)。墓志銘曰“急公好義,雖傾囊芬瘁,在所不惜。”清《綦江縣志》有其道光十四年建永安橋的記錄。

      王用明(1786~1860年)。清《綦江縣志》有其“捐職州同”和道光十四年增修城墻時捐銀300兩的記錄。筆者查閱清朝捐官制度得知,嘉慶年間“從五品州同”的價格高達6820兩白銀。

      清《綦江縣志》也有王鶴年于道光十五年建永定橋,王廷獻于嘉慶十一年減價平糶幫助縣人度過水旱連災等的記錄。

      從以上王氏三代豪捐廣善的功德可知,他們的財力和地位都非當時一般平民百姓可比。

      據筆者了解,明代心學大師王陽明的玄孫王業泰(南明新建伯,皇清侍贈提督總兵官)夫妻葬于綦江區金橋鎮青山湖畔王家灣。貴州省織金四中王正舉介紹,他親眼看見王業泰的族人王正錫(住遵義市紅花崗區藺家坡小區)保存有三代人先后于1913年、1944年、1961年親自到墓地抄寫的墓志銘三份,今年4月6日,墓碑已按原內容及布局恢復。

      上世紀八十年代青山王氏族長王瑞臻的孫子王顯金也介紹,王業泰的后裔主要分布在綦江、萬盛交界及周邊渝黔區縣,目前人口在6000人以上。

      難道,捐修芙蓉書院的王介年、王用明可能是中國文化教育史上的名人王陽明的后裔或族人?這得進一步考證。

      遙望瀛山兮,渺渺稱予懷。筆者更愿意相信,不管是否屬實,這都能為綦江歷史文化注入“陽明心學”的血液靈魂,厚重綦江城市文脈,激發綦江人圍繞王陽明這一精神圖騰扭緊一根繩,沉穩地繼承創新、自省前行的內在動力。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綦江在線網上有所的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和綦江在線無關,如有侵權請指出,我們立刻刪除,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綦江在線-讓世界了解重慶綦江區

    綦江在線-今日綦江新聞門戶

    | 浙ICP備05082053號-1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梅花十三h无码本子,麻豆精品国产片在线观看,最新亚洲AV日韩AV导航
  • <table id="usqss"><noscript id="usqss"></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