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影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電影 05-20

                                        一個惡霸如果沒有鷹犬,好意思叫霸嗎?這不,當今世界一大霸的身邊,就跟著一條袋鼠。

                                        袋鼠國——澳大利亞明天就要舉行大選了。最近一段時間,它對中國的表態好像緩和了一些,各競選人也爭相對澳華裔拉票。但我們早長教訓了,知道這是袋鼠的權宜之計,或者說是表面文章。

                                        在澳大利亞,有一幫人“瘋狂反華”,這話不是叨姐說的,是耿直的澳大利亞前總理基廷說的,指的是澳安全機構。他說,“當安全機構負責外交政策的時候,就變成了瘋子在掌控”,這些人在與中國打交道的時候“失去了理智”,“你得把他們清理干凈”。

                                        基廷也是真急了。我們倒不急,其實,讓這條袋鼠再多瘋一會兒,也有好處。

                                        反華癔病

                                        袋鼠的“瘋”,有著悠久的歷史。

                                        1967年,澳大利亞時任總理愛德華·霍爾特在波特西海灘獨自游泳時離奇失蹤,從此音信全無。隨后各種說法此起彼伏,其中最瘋狂的一種就是“霍爾特可能已被一艘中國潛艇帶走”。

                                        這一聽就是胡說八道,好萊塢最蹩腳的編劇,也不會編出這樣的劇情。但不少澳大利亞人就是信了,還每隔一段時間,就拿出來說。

                                        他們只要稍微動點腦細胞,就會想到,那會的中國連一艘能夠正常執行任務的潛艇都沒有,就算有,也開展不了如此長距離的巡航啊!澳大利亞人對中國的想象力,太豐富了。

                                        假新聞的發明并非舊時代的專屬,看起來一本正經的澳大利亞安全部門正在炮制有關中國聳人聽聞的故事。

                                        2017年6月,澳洲安全情報機構(簡稱ASIO)公開了一份所謂的機密檔案,拉開指責中國“滲透”澳大利亞的序幕。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ASIO掌門人鄧肯·路易斯

                                        4個月后,這個機構在年度報告中再次不點名地稱,“外國勢力正在對澳大利亞進行一場大規模的、無情的間諜活動”。

                                        就算是謊言,重復了一千遍,也會有一些不愛動腦子的澳大利亞人會拿它們當真理。

                                        澳大利亞時任總理特恩布爾就拿著ASIO的報告公開批評中國嘗試“秘密”介入澳洲事務,還用中文拋出一句“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把恐華情緒拉至“新下限”。

                                        這樣的澳大利亞在西方國家中率先宣布排除華為,就一點不令人奇怪了。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這不,澳大利亞正要大選,又一波圍繞中國的新謊言出爐。

                                        澳大利亞安全專家警告說,北京有可能通過微信平臺影響大選,原因是微信受到了中國政府的控制。

                                        也是,如果他們相信一艘中國潛艇52年前能“偷走”一位澳大利亞總理,還有什么是他們不會相信的呢?

                                        “紅色恐慌”

                                        除了安全情報機構,澳大利亞媒體也在這波“紅色恐慌”中起到突出的負面引領,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是其中的主力。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這些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在中澳關系上就沒干過什么好事:搞孔子學院、說中國滲透、炒作中國間諜,為特恩布爾懟華言論搖旗吶喊……都少不了它。

                                        尤其是2017年6月ABC在其新聞調查欄目“四角”中播放了一部長達47分鐘的專題片“權力與影響力:中國共產黨如何滲透澳大利亞”。

                                        這一據稱耗時5個月制作的專題片充斥著舊聞回顧、專家官員采訪和不當猜測,試圖證明“中國政府在澳擁有一個間諜網絡”,“中國政府支持在澳的中國留學生騷擾、恐嚇、威脅其他學生”。

                                        ABC在節目中透露,ASIO曾警告澳主要政黨要注意周澤榮和黃向墨兩位華裔商人,因為他們試圖通過政治捐款幫助中國影響澳的政府決策。黃向墨今年初被取消永久居住權,很難說跟這種莫須有的指責沒有關系。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2016年,黃向墨(前左)和時任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前左二)合影

                                        如果說ABC是這波“紅色恐慌”的前鋒,其他媒體則積極發揮了策應作用。

                                        像《堪培拉時報》也宣揚稱,中國正在澳大利亞發動隱形的影響力戰役,這是一種咄咄逼人的軟實力實踐。澳洲九號電視網也說,ASIO的報告指出中國在干預澳洲內部事務的問題上,是“最令人憂慮的國家”。

                                        澳大利亞媒體看來已經熟諳編造匪夷所思故事的套路:安全情報機構喂料,媒體將其包裝成有鼻子有眼的報道。

                                        誰都看明白了,如今的澳大利亞輿論導向對華太偏執了,很是蠱惑了一批人。像澳大利亞學者漢密爾頓就專門撰寫《無聲入侵》揭露所謂中國“入侵”。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他的一些論斷聽起來很可笑,比如什么“澳大利亞有超過10萬至20萬華人忠于中國政府”,他還說悉尼科技大學緊靠唐人街,工黨的新州分支也在唐人街,暗指粵菜的飄香扭曲了學者和政客對中國的判斷力。

                                        任何智商超50的澳大利亞人都知道,這些判斷顯然是荒謬的。

                                        輿論的對華偏見就連一些澳大利亞人自己都看不過去了。

                                        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系研究院副院長詹姆斯·勞倫森教授去年曾經發過一份題為“有關聲明站得住腳嗎?澳大利亞談中國”的報告,對這兩年澳大利亞盛行的“中國焦慮”“中國恐慌”“中國威脅”言論進行了尋究問底。

                                        勞倫森發現,在諸如“在澳華人已經成為中國政府的代理人”“中國對澳政壇和大學施加與日俱增的影響力”“中國打算在澳大利亞家門口建立軍事基地”“中國通過投資實現對澳大利亞港口的間諜活動”“中澳自貿協定有利于中國而非澳大利亞”等等指責中,“新聞標題和專家觀點都與事實脫節”。

                                        有病就得治

                                        很多中國人一直沒搞明白,我們和澳大利亞隔這么遠,也沒什么重大利益沖突,兩國經貿往來又這么密切,堪培拉的對華外交怎么就變成無理由地懟華,雖然間或給顆糖吃。

                                        就是在現任總理莫里森和工黨領袖肖頓的大位爭奪戰中,中國也在躺槍。因為有澳大利亞媒體分析說,北京樂見工黨上臺,因為那是一個對華相對友好的黨。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天知道,中國人已經被傷得太深了,傷到對澳大利亞不抱什么希望,傷到很難再信任它了。

                                        過去兩年多,中澳關系不是沒有回暖過。特恩布爾也好,莫里森也好,都曾動情地擁抱我們說:你們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伙伴;這并不妨礙他們一會又指著我們鼻子說:澳大利亞已經站起來了,你們休要派大批“留學生間諜”和“商人間諜”來控制我們。

                                        關于澳大利亞的對華反常舉動,分析很多,歸納起來無非兩點:

                                        一是美國的因素。澳大利亞一直宣稱它與美國有著特殊關系。正是憑借這種關系,它才能在國際上享有遠超其實力的政治、經濟利益和地位,否則僅憑區區2000多萬人口沒可能成為印太地區的“副警長”。

                                        美國也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經濟伙伴。美國在澳的投資存量近一萬億美元,是中國的9倍多。美國在澳還擁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堪培拉政治圈一直流傳著沒有美國支持,任何澳大利亞總理都不會當很久的說法。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二是,澳大利亞方面對中國的擔心被嚴重夸大了。

                                        一方面,對中國的情緒,反映出一些澳大利亞人對如今地緣政治現實的更廣泛擔憂:美國已變得不那么可靠,而中國正在澳大利亞經濟和不斷變化的人口結構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根據去年公布的2016年人口普查數據,澳大利亞現有121萬名華裔,占總人口的5.6%,普通話已成為澳大利亞第二大語言。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由此產生的經濟和文化影響是一個微妙而敏感的話題。

                                        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煤炭和其他出口產品的巨大需求是澳大利亞28年沒有經濟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對中國的擔憂也明顯被夸大,成為影響澳大利亞的有毒政治。

                                        在這一輪“中國恐慌”中,澳大利亞安全界和媒體界的聲音太大,以至于掩蓋了商界、高校等其他利益攸關方的理性聲音。

                                        不管是美國的因素,還是對中國的擔憂,顯然都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改變的,澳大利亞對華態度有所反復也就不奇怪了。

                                        要說,澳大利亞安全界和媒體界的“恐華”是種病,是病就得治。不過,就算用良藥治病,因為過去傷得太深,不是貼個膏藥就能好的。

                                         

                                        這條世界惡霸身邊的袋鼠,就讓它再瘋一會吧……

                                         

                                        所以,不管是誰成為澳大利亞下任總理,是不是會說一些好聽的話,如果那些“瘋了”的安全界和媒體界人士依然故我,中澳關系想要真正轉暖不太容易。

                                        還好,我們也沒太在意。

                                        在與澳大利亞的交往中,我們已經有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從容:中澳關系能真的好起來當然好,好不起來也無所謂。涼一涼這條袋鼠,說不定會讓它真正清醒過來。

                                        (文中圖片均來自網絡)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綦江在線網上有所的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和綦江在線無關,如有侵權請指出,我們立刻刪除,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綦江在線-讓世界了解重慶綦江區

                                        綦江在線-今日綦江新聞門戶

                                        | 浙ICP備05082053號-1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乱子伦XXXX